? 第559章 爹地,什么是死?-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559章 爹地,什么是死?

安知晓2017-5-10 1:47:5Ctrl+D 收藏本站

<><>“陆先生,你的女儿很害羞啊。”她本以为那不是陆柏的孩子,没想到听他们对话,显然是他的孩子,她一年最多也就见陆柏两次,却被他的风采所迷,她向克里斯打听过,陆柏并没有结婚,也没有绯闻,她心里格外开心,如今看到哈里恍然大悟,像他这么年轻又成功的男人,怎么会一点故事都没有呢?然而,她依然深深地着迷,陆柏对孩子态度很温柔,原来,他也是可以这么温柔的人。
  
  “是的,她的胆子小,你侄女很勇敢。”小艾玛已经跳过好多次,正的挑战更高的地方,更高的地方要绑着护绳了,哈里已经随着小伙伴们一起爬了上去。
  
  谢拉再说什么,陆柏就不想搭理,只想哈里能够有勇气跳下来,哈里擦了擦眼泪,“两个冰激凌球球哦。”
  
  “好的,两个球球。”
  
  哈里无辜地往下面看了看,看着很高的样子,有点虚,他看着陆柏温柔的脸庞,又很想让陆柏开心,闭着眼睛跳下来,软垫轻轻一弹,哈里如掉在棉花里,一点痛觉都没有。
  
  “哇,我跳下来了,跳下来了!”哈里开心不已。
  
  陆柏轻笑,单手把儿子拽过来,抱着他扬长而去,“走了,我们吃晚饭去。”
  
  谢拉尴尬又难受,好不容易能和自己心仪近距离的接触,他却没有多看她一眼,她这样如花似玉大美女在他眼里还不如哈里。
  
  她轻轻叹息,不甘心就这么和他擦肩而过,喊着侄女下来,“艾玛,我们去晚饭了。”
  
  有了儿童区的教训,陆柏并不想在烽火集团大厦里吃饭,烽火集团大厦一条龙服务,又不对外开放,可没一个娱乐休闲项目价格都不低,幸好烽火集团员工工资都不错,也能消费得起,陆柏却不愿意被人围观,虽然不常上电视也不少人知道这张面孔,他带着哈里出了烽火大厦。
  
  驱车去最常去的咖啡厅旁边的中餐厅。
  
  这是他常来的中餐厅,陆柏并不喜欢大鱼大肉,更喜欢原汁原味,喜欢这家中餐厅的汤品,非常可口和清淡,哈里年纪小也不适合吃重口味的东西,这家餐厅成了父子两人常来的地方。
  
  “冰激凌。”哈里对他的冰激凌念念不忘,陆柏说,“等饭后甜品,我们再吃冰激凌好不好?”
  
  “好。”
  
  谢拉跟了半路,结果没跟着陆柏,格外失望,陆柏早就看到有人跟着他,甩开谢拉是分分钟的事情,如克里斯所言,他知道谢拉的心思,却不想和谢拉有过亲密的接触,更不想给她半点希望。
  
  哈里被林景生教得很好,用餐时非常安静乖巧,也没有一点坏习惯,更不需要人喂,他喜欢自己吃饭,陆小九一进餐厅就看到那对父子坐在窗口最显眼的地方,哈里正吃着饭,甜甜的笑着,陆柏拿着餐巾把他擦嘴,两人之间的气氛格外的甜蜜。
  
  “姐姐,爹地,看,是姐姐……”陆小九刚要走就被哈里看到了,才隔了一个晚上,哈里自然记得陆小九,很开心地挥手,陆柏回头看到正要走的陆小九,下意识出声,“过来一起吃饭吧。”
  
  陆小九深呼吸,后悔过来吃饭,这离无忧门在纽约的秘密基地很近,她没事也常过来吃饭,新年第一天,她又在假期中,十分清闲就想过来犒劳自己,没想到陆柏和哈里在。
  
  “哈里,去牵姐姐过来。”
  
  “好。”哈里很乖,知道这么做陆柏会很开心,他蹭蹭蹭地跑过来,拉着陆小九过来,陆小九没办法拒绝一个孩子的邀请,只得过来,后悔自己走得没那么坚决。陆小九这几年多是真面目示人,蜜色的皮肤被晒得很健康,瘦瘦高高的,厚厚的刘海几乎遮到了眼睛。
  
  陆柏一直觉得她这发型非常的……别致。
  
  非常的冻龄,看着就像十**岁的少女,若不是眼里的死水微澜,或许,身上会有一点十四岁时的朝气,陆柏微笑说,“刚下班吗?”
  
  陆小九点了点头,她在查陆柏的案子,自从陌生人开了那一枪后,她和陆柏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更加复杂,以前至少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自己,她恨着陆柏,要杀了陆柏,只是十年之约还没到,她不想当违背承诺之人,他们国长大的孩子,最信守承诺,哪怕是对着敌人的承诺也会遵守到底。
  
  自从杀手那一枪后,陆柏真的差点死了,她无法再欺骗自己,十年之约只不过是她不想杀陆柏的一个借口罢了,可不杀陆柏,也没办法原谅陆柏,每次看到陆柏总会想起太多事情,想起父母,想起天一,那些人的惨死,她的绝望,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却又快乐着。
  
  青梅竹马多美好,时过境迁就多惨烈。
  
  如今,又多了宝宝。
  
  宝宝的死,她并不是迁怒于陆柏,陆柏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看着陆柏的眼睛,就会想起宝宝,那酷似的眼睛时时刻刻在提醒她失去了什么。
  
  十月怀胎抱在怀里的孩子,和当初未成形的孩子对陆小九是不一样的。
  
  未成形的孩子,她尚且痛不欲生,何况是抱在手里的儿子。
  
  她甚至还没给宝宝取名。
  
  陆小九没有看陆柏,就算看陆柏,也是看着他的鼻子,假装看着他的眼睛,视线不敢撞到他的眼里,哈里对大人们之间的暗涌一无所知,开心地和陆小九炫耀今天自己很勇敢的事情,却没得到陆小九一句赞美,略微失望。陆小九其实没听清楚哈里说什么,她一直在想,是谁开枪要置陆柏于死地。
  
  “小九,你为无忧门效命十一年了。”陆柏轻声问,“什么时候离开国防部?”
  
  “我暂时还没想过退役。”陆小九沉声说,“小乔只要在一天,我就不会退役。”
  
  陆柏冷笑,“小乔死了,你要去陪葬吗?”
  
  陆小九剑眉冷漠,“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陆柏一心想陆小九离开国防部,这么多年却未能如愿,他不懂小九在坚持什么,就如小九不懂,他在坚持什么,哈里看着陆柏,又看陆小九,有点害怕,陆小九和陆柏都察觉到了,陆柏放缓了语气,“既然我不能说服你,那你随意吧,只是……反正我也管不了几个月了。”
  
  陆小九拿着叉子的手顿了顿,陆柏这句话无疑诛心。
  
  她突然食不下咽,倘若陆柏也走了,这世上,她的亲人又少了一名,她真的很想知道,她是不是命带克星,这么多年来,她身边的亲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
  
  如今,陆柏也要走了。
  
  陆柏一走,她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连想象,都显得快要窒息了。
  
  “爹地,吃完了,要吃球球。”
  
  陆柏一笑,这小子就一直惦记着他的甜食了,也不知道为何,如此爱吃甜食,估计是和林景生学的,陆柏让人送了冰激凌上来,虽然是两个球,可是两个球球和过去的一个球球一样大,哈里很无辜地看着,不懂为什么球球变小了,陆柏迅速转开了话题,“试一试好不好吃。”
  
  哈里又变得快乐起来,开心地吃起来,甚至还给陆柏喂了一口,很有分享精神。
  
  陆小九看着他们格外的羡慕。
  
  “最近都在纽约吗?”陆柏问。
  
  陆小九说,“过几天,我要回国一趟。”
  
  陆柏一愣,她要回城,陆柏沉默着,没有应答,城似乎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禁忌,陆小九说,“我最近在调查射杀你的枪手,你房间外的玻璃,不打算换一换吗?”
  
  “已经换了。”陆柏说,自从他出事,楚凛就把顶楼所有的玻璃都换成了钢化防弹玻璃,除非是爆破弹打过来,普通的狙击枪,都没事。原来莱恩还派人一直观察对面,自从换了玻璃,并且亲自试验过烽火集团的几款狙击枪,他们就不再盯着对面了。
  
  目前市面上的狙击枪是绝对没办法打穿他的玻璃,就算打穿了,子弹也没什么威力了。
  
  陆小九说,“是不是你的仇家?”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结仇那么多,是谁要我的命,我也说不准,我们烽火集团,谁没几个敌人。”陆小九是政府特工,都有敌人呢,更别说是他了,他一直都是仇敌集火的对象,也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他也不知道陆小九依然在执着地查凶手。
  
  陆柏已经不在乎究竟是谁开的枪。
  
  开不开枪,他也活不长了。
  
  “我不信,你只有半年的寿命。”陆小九看着他,试图看出他的欺瞒,“你告诉我,你在欺骗我的,是不是?”
  
  “小九,我比谁都希望活下去。”眼看着小九已经没了仇恨,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都淹没于时光中,于他而言,是一件多么幸福事情,他比谁都希望,活下去,等到小九,等到她愿意原谅他的一天,从仇恨到江湖不见,他已经看到来曙光,怎么会愿意就这么死去。
  
  然而,他的身体早就经不起损耗了。
  
  这十一年,已是他和上天争来的命。
  
  他应该满足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