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9章 玲姨之死-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469章 玲姨之死

安知晓2017-5-10 1:40:21Ctrl+D 收藏本站

<><>玲姨看着陆小九,她在沉默地开车,不知道开向何方,玲姨心里略微有点不好的预感,“小九,你要带我去哪儿,阿生马上就来接我。”
  
  “我知道。”陆小九淡淡说,车门已锁,两人又沿着悬崖峭壁,玲姨不敢轻举妄动,陆小九的声音冷漠得没有一点感情,“玲姨,给陆柏打电话吧。”
  
  “我不打。”玲姨说。
  
  陆小九目不斜视,“由不得你。”
  
  “我知道,小九不会伤害我。”
  
  “是吗?”陆小九微笑地看了玲姨一眼,看得玲姨心里发寒,那眼神像是看着一名陌生人,又像看着蝼蚁,并不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疼她如亲生女儿的长辈,玲姨一直很心疼,她这样冰冷又虚无的笑容。
  
  “玲姨,一年前,我的确不会伤害你,可是,你看我失去了什么,父母,爱人,家庭,我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你觉得,小九还是原来你认识的小九吗?这一年里,我学会了杀人。”陆小九说,“我不介意,我的双手染上鲜血,我不介意,杀了从小疼我的长辈,我知道……这一切和你没关系,我爸妈的死,天一的死,都和你没关系。可我不在乎,我只知道,只有你,才能让陆柏心甘情愿地露面。”
  
  “小九……”玲姨看着她,“你那么恨阿柏吗?”
  
  “我不应该恨吗?”陆小九问。
  
  “阿柏从小和你青梅竹马,你和我说,你很喜欢,很喜欢阿柏,你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吗?如果你了解他,你应该知道,他不会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更不会……”
  
  “那是为什么?”陆小九问,“为什么杀了我爸,为什么杀了天朗将军,为什么杀了天一,他不做天怒人怨的事情,难道是他们对不起陆柏吗?他们哪一点对不起陆柏?”
  
  玲姨说不出口,让小九相信这一切的罪过都是她的父亲,或许,她更宁愿相信,一切罪过都是陆柏吧。
  
  儿子对天一的承诺。
  
  儿子为了维护她的名誉,宁死也要扛着所有的误会。
  
  哪怕陆柏不说,她也知道,陆柏为何逃离国,为何愿意承担所有的罪名,他知道了一切,否则,他怎么会冲动地杀了陆咏。
  
  为什么会任由陆庞摆布。
  
  他们母子心有灵犀的,谁也不肯提这一茬,可是,他们都心知肚明。
  
  “我不在乎他是什么人。”陆小九说,“我在乎,他让我失去了什么,玲姨,既然你相信他,那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小九……”
  
  “如果玲姨不想说别的,那就不要说了。”
  
  玲姨心里难受极了。
  
  这一通电话,她不愿意打,可是,架不住对方是小九,直接夺走了她的电话,这里到处都是悬崖,正好是当初楚凛等人毁尸灭迹的地方。
  
  也是起初,大家都以为陆柏死亡的地方。
  
  “你知道吗?如果我知道后面的事情,我宁愿,当时他就死了。”陆小九说。
  
  陆柏的电话铃声响起,他接了过来,“喂,妈,见到阿生了吗?”
  
  她已有快一年的时间,没有听到陆柏的声音,这声音却时常围绕在她的脑海里,“玲姨恐怕是见不到林景生了。”
  
  林景生浑身一僵,“小九……你做了什么?我妈呢?”
  
  “在我身边。”陆小九淡淡说,“不得不说,玲姨真是天真,还以为我是一年前的陆小九,陆柏,想玲姨活命的话,拿你的命来换。”
  
  “小九!”玲姨蹙眉,不愿意看到他们如此自相残杀。
  
  陆柏沉声说,“被伤害我妈,你想要我的命,你可以尽管拿去,别伤害我妈。”
  
  陆小九沉默着,冷冷一笑,“我当然要你的命,为什么,当初死的人,不是你,如果一开始,你就死了,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我父母不会死,天一不会死,所有人的结局都会不一样,陆柏,你早就该死了。当然,我不介意让你尝一尝失去一切滋味。”
  
  “别伤害我妈。”陆柏心如刀绞,“是啊,我也宁愿,那天死的人是我。”
  
  死的人是他,所有人都会幸福。
  
  妈妈不会被威胁,天一不会死,小九会幸福,所有人都会幸福,只有他一个人失去生命,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所以,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他。
  
  他命硬吧。
  
  “落日悬崖,我们在这里了结一切。”陆小九说,“你一个人来,我知道,你有办法。”
  
  陆小九挂了电话,突然,一辆车子沿着悬崖小道开了过来,陆小九蹙眉,林景生从车上窜下来,“小九,你和陆柏的恩怨,不要牵扯到玲姨,玲姨,过来我带你回家。”
  
  “你来得真快。”
  
  “我只恨我不够快。”林景生说,“玲姨,过来。”
  
  陆小九倏然拔枪,指着玲姨,“我想看看,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枪快。”
  
  玲姨刚走了一步,陆小九的子弹打在悬崖上,打在她的脚边,碎石飞起,打在玲姨的小腿上,割伤了玲姨的皮肤,鲜血直流。
  
  林景生脸色大变,玲姨惊恐地看着陆小九,似乎不敢相信她真的会开枪。
  
  “陆小九!”
  
  陆小九淡淡说,“今天我要陆柏的命,谁也别想拦着我。”
  
  三个人在悬崖上僵持着,玲姨心里充满了焦虑和痛苦,她知道陆柏正赶来的路上,从沙特过来国,只有四五个小时,她的儿子过来,小九不会手下留情的。
  
  林景生说,“这件事和玲姨没有关系,你别殃及池鱼。”
  
  “我不在乎。”陆小九说,“我不在乎和谁有关系,我只要陆柏给我一个解释,如果这个解释我不满意,我就用他来祭奠我爸,天一,玲姨,他杀了我爸,他杀了我爸,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玲姨闭上眼睛,子弑父,滔天大罪。
  
  在传承第一的国,这是无法饶恕的罪过。
  
  玲姨无话可说,陆小九问,“他是不是知道了?”
  
  这是唯一的解释。
  
  就算知道了,为什么要杀爸爸?
  
  玲姨沉痛地点了点头,陆小九一笑,果然,他知道他们是兄妹,可为什么要杀了他爸爸,“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要是杀爸爸,那也是他的爸爸。”
  
  “在他心里,他的爸爸永远是陆俊叔叔。”林景生说。
  
  “哦,所以,他就能夺走我的爸爸?他也应该尝一尝,失去挚爱,失去一切的滋味。”
  
  “那是因为……”
  
  “阿生!”玲姨厉喝。
  
  “因为什么?”
  
  突然,林景生大喊一声,“玲姨,趴下!”
  
  玲姨的胸前,一抹红点,那显然是被狙击枪瞄准了,林景生一吼,陆小九侧头也看见了,两人同时扑向玲姨,狙击枪打偏了,直接打落了悬崖上的一块石头。
  
  陆小九护着玲姨,三人一起躲在大石头后面,几名雇佣兵打扮的男人从小径上走过来,暗处有狙击手掩护,林景生盛怒,“看你选的好地方!”
  
  逃都没办法逃,悬崖下面就是峭壁,他们就孤零零地被困在悬崖上,陆小九沉怒,看着黑暗处,“你解决他们,我去解决狙击手。”
  
  林景生点头,回头安抚玲姨,“玲姨,你躲着不要动。”
  
  陆柏在飞机上,极其焦虑,担心玲姨的安全,眼皮一直跳,总觉得要出事,他们母子间有一种非常紧密的联系,每一次玲姨出事,他就会紧张,心跳加速,浑身冷汗。
  
  陆柏揪心不已,楚凛在一旁安慰他,“阿生说他也到了悬崖,有他看着,小九不会要玲姨的命,你要想的是怎么保护你自己,小九不会放过你。”
  
  穆凉说,“不如,告诉她真相?”
  
  “不!”陆柏说,“等你们真正爱一个人,你就会理解。”
  
  真正爱一个人,不会毁掉她的信仰,不会在她失去所有时,还毁了她心中仅剩的美好,他和小九是兄妹,注定无法在一起,陆咏,天一已是她仅剩的安慰,深爱的天一,尊敬的父亲,他无论如何也不想让这些都被毁掉了,谁也不能毁掉小九曾经拥有过的。
  
  “你可想过,她爱的人,其实一直都是你。如果是因为你假扮天一,她才会深爱天一呢?”
  
  “不会,她一直都很喜欢天一。”
  
  “我是说假如。”穆凉说。
  
  “那我要怎么告诉她,不好意思,你深爱的人,一直都是你的亲哥哥?”
  
  穆凉,“……”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不管是对小九,或者对陆柏。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陆柏心脏一跳,双手颤抖不敢去接电话,总感觉整个电话,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一定会毁了他,他接了电话,里面传来了玲姨虚弱的声音,“阿柏,别来了,快回去,别来……”
  
  耳边,枪声不断,玲姨的声音断断续续,像是命不久矣,玲姨说,“阿柏,对不起,妈妈不能陪你了。”
  
  “妈!”
  
  “别来国,这里天罗地网,等着你。”玲姨的声音充满了悲伤,“阿柏,妈妈爱你,如果不是你,妈妈不知道要怎么度过这十几年,现在我要去陪你爸爸了,希望他能原谅我,这么长时间,我才去陪他,不知道他还认不认得我,阿柏,听妈妈的话,回纽约去,永远别再来城。”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