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0章 我很喜欢的人-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460章 我很喜欢的人

安知晓2017-5-10 1:39:41Ctrl+D 收藏本站


  陆小九一块蛋糕吃完了,放下刀叉。
  陆柏看着她,沉默不语,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住,几乎贪婪地看着她的容颜。
  陆小九说,“又一年过去了,真快。”
  陆柏不接话,陆小九说,“我上个月回家扫墓,顺便代替你去看玲姨了。”
  “特意告诉她一声,十年之约到期,要让我们母子地下团聚吗?”陆柏的声音,格外的冰冷。
  “是。”陆小九说。
  陆柏看着她,每一次见面,几乎都当成最后一次见面,要把她的容颜,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有心了,想杀我,你多的是机会。”
  “就算我不杀你,你也活不了多久了。”陆小九说,她都不知道,为何自己要说这么冷漠刻薄的话,可一想到当年的往事,她就忍不住,要把刀子捅进陆柏的胸膛里。
  陆柏冷笑。
  “我听闻,你有肝病?”
  陆柏沉默,他的半颗肝,在对面女人的身体里。
  “你想说什么?”
  陆小九问,“当年的事情,我有无数的疑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陆柏说。
  “为什么要杀了天一,为什么要杀我爸?”陆小九死死地看着他,“天一什么事都没做错,他那么善良,美好,甚至……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陆柏沉默。
  陆小九知道,他不想说的话,不管她怎么逼问,那都没用,这些问题,折磨了她十余年,她每次问,他都沉默着,不愿意多吐露一个字。
  她不愿意相信,她从小青梅竹马,曾经爱如生命的人,那么残忍地破坏了她的家庭,杀了她的爱人,在她心里,曾经的陆柏是她心中的白月光,不管她这辈子走到哪儿,他都是她不变的白月光,即使当年她爱上天一,他回来后,她曾经想过,如果不是兄妹,她到底会爱天一,还是爱陆柏,会选择和谁共度一生。
  她折磨自己,逼迫自己去想。
  没有想明白,一直到有一天,看到陆柏站在一片阳光里,微笑地看着她,陆小九突然意识到,倘若他们不是兄妹,陆柏才是她这辈子,最想共度一生的人。
  那种喜欢和迷恋,就像是命中注定。
  “你到底要沉默到什么时候?”
  “这些事情,我会带到坟墓里去,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陆柏淡淡说,“你也不需要费尽心思来杀我,半年后,我们就会阴阳永隔,你再也不用忍受和我同在一个天空下。”
  “陆柏!”陆小九深呼吸,胸膛剧烈地起伏,“你恨我害死了玲姨是不是?”
  “是!”陆柏看着她,眼光冰冷,“如果不是你,我妈就不会死!”
  陆小九死死地咬牙,欲言又止,最终也什么都没说,有些事,她也要带到坟墓里去,她福至心灵,忍不住去想,当年陆柏所做的一切,莫非也是情非得已。
  可是,有什么苦衷,会让他残忍地杀了天一?
  陆小九站起来,想要离开,陆柏喊住她,“小九,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保重。”
  陆小九身体一僵,僵硬地回头看着他,陆柏脸上的冰,仿佛融化了似的,春风化雨,仿佛回到了最初的地方,“保重!”
  她看着他,神色淡漠,“保重!”
  林景生说,“我都给你创造那么好的机会,至少好好地和她说说话,别一见面就闹这么不愉快,我都牺牲色相,你就这么不上道。”
  “你确定你不是享受其中?”楚凛冷哼。
  林景生大喊冤枉,“我是为了阿柏牺牲色相啊。”
  楚凛翻了一个白眼。
  陆柏举起酒杯,“来,祝我们光混节继续打光棍。”
  “我才不和你碰杯。”林景生和楚凛拒绝这种祝福。
  陆柏笑了笑,他身体不是特别好,没有在酒吧待很久,楚凛和林景生要玩,陆柏独自一人离开,纽约的每一条街道,他都非常熟悉。
  当年刚来这座城市时,充满了陌生,排斥,因身体的缘故,若很重要的事情,他一般不离开纽约,用脚丈量着这座城市的土地,比起当年的C城,更为熟悉。
  小乔和陆小九没走远,就在酒吧隔壁街道上,陆小九看着陆柏一个人独自走出酒吧,漫无目的地往前走,11月份的纽约,天气已经很冷,今天夜里实时温度是7度,陆柏竟然穿着一件单衣走在纽约的街头,这和周围穿着各色各样大衣的人格格不入,像是一个外来者,那过分洁白的衬衫,在夜色中显得非常苍白。
  “看着随时能挂掉,还挺抗冻的。”小乔说。
  陆小九说,“怎么样了,查到了吗?”
  “等他传过来。”小乔说,“他说查到一点资料,对方发现他们黑进系统,他只拷贝一半,那……真是你亲哥呀?”
  陆小九点了点头,小乔摊摊手,“你知道嘛?以前中世纪的时候,欧洲有一个家族,为了保证家族血统纯真,都是近亲结婚,兄妹,堂亲诸如此类的。”
  “你也说了,那是中世纪,得生出多少智障和残疾。”
  小乔,“来,收到了,肝功能障碍,细胞病变……”小乔看着一系列的专业名词,根本看不懂,陆小九拿过来看得蹙眉,她是一个外科医生,虽不是主攻肝胆外科。但是,这么多年来,因为她的肝脏问题,她已是这方面的专家。
  “我们调查烽火集团的时候,他们招人不是有许多奇葩规定吗?比如说,愿意器官捐赠的机会就高,全烽火集团百分之八十都是器官自愿捐赠者。其中有一小部分还愿意接受**肝脏移植,是不是因为陆柏的病?这群人也真够奇葩的,难道商业王国发展到占据全国经济三分之一就是为了海量找人捐肝吗?”
  陆柏的病例,他们只拷出一半来,陆小九突然打开车门,一路狂奔,朝陆柏的方向飞奔过去,小乔拿过,TC片虽是复印件,她看着,略微有点奇怪,歪着头,“肝脏这么……迷你?”
  今天的步行街,人挺多,人海汹涌,陆柏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看过去,打算给自己买一个生日礼物,楚凛和林景生,穆凉对他的生日礼物非常粗暴,一人送了一颗蓝钻,一人送了一颗陨石,另外一人送了一幅油画。其实,在他们的财力上,真正物质上需求的东西,几乎没有。
  他渐渐发现,不管做什么,他都失去了成就感。
  谈一个好项目,打了国防部的脸,拒绝和C国合作,报复了曾经,伤害过他的人,都已激不起他一点情绪波动。
  漫无目的的逛街,在热闹的人群中,更显得他格格不入。
  他却喜欢,这样的热闹。
  越是寂寞的人,越是喜欢热闹。
  最后,他什么都没买。
  陆小九在步行街找着陆柏,却没找到,她明明看到他街道这边来,一直走到街道的尽头,她都没找到陆柏,陆小九蹙眉,略有点焦虑。
  这种情绪,她已经许多年不曾尝试过。
  “这一串珠子好看,你再帮我搭配一颗蜜蜡。”熟悉的声音,带着温柔的笑意在她耳边响起,陆小九骤然转过身去,看到陆柏就坐在她不远处的一个小摊铺前,温和地和一名黑人少女交流着。少女的摊铺是手工手链铺,生意很冷清,周围都摊铺人来人往,她的店铺过分的冷清。
  陆小九站在他身后,突然想起当年很多事。
  玲姨和陆柏相依为命,陆柏下课后,除了送她回家,还要去市场买菜,她偶尔跟着陆柏一起去,他从来不去市场里面,也不去超市,都在外面的小摊上。
  外面的小摊,没有租金。
  菜价也便宜,一开始,她以为陆柏是觉得外面便宜。
  后来发现,他总是和一些老人家买,非常照顾老人家的生意,一些不喜欢吃的水果,如果老人家只剩下一点,他会全部买了。
  她认识的陆柏,从小到大,正气又善良。
  她想不出,这样的陆柏,为何会大开杀戒,最后走上一条不归路。
  “后面有个姐姐一直看着你。”少女偷偷说。
  陆柏淡淡一笑,“我知道。”
  铺位有镜子,他早就从镜子里看到了。
  “是你朋友吗?”
  陆柏声音压得很低,“是我很喜欢的人。”
  “哦……”少女微笑说,“来,给你窜好了。”
  陆柏说,“再来一窜吧,我有个小侄子,刚出生没多久。”
  “孩子带这个不合适吧?”
  “没事,窜着玩。”
  ……
  陆柏在这个小摊铺,买了五条手链,各种各样的玛瑙石和蜜蜡,月光石编制的手链特别有特色,他给廖梦影几个人都带了一条。
  “你打算跟着我多久?”陆柏突然停下脚步。
  本以为,小九在他身后,没多久就会走,没想到,他坐了那么久,她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陆柏转过身来,看着一米之外的陆小九。
  步行街人潮涌动,在仿佛和他们处在两个世界里。
  “你捐过肝?”陆小九问。
  “不曾。”
  “你的病例不是这么说的。”
  “这五年,大大小小的手术,我动过无数次,最近一次在半年前,因为肝脏组织坏死,所以医生切了我三分之一的肝脏。”陆柏淡淡说,“我像是那么捐肝这么高尚的人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