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7章 陆柏的伤-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457章 陆柏的伤

安知晓2017-5-10 1:39:28Ctrl+D 收藏本站


  那名少年被送上了飞机,同时被送上飞机的,还有几名刚刚从旧工地里救出来的少女,形势很危急,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他们神色很怪异,低声交谈着,行色匆匆,没一会,直升机全部飞走了。医院里一片寂静,这医院的设备都很老旧,最新的设备都被送到陆柏的手术室里了。
  穆凉忧心忡忡,“阿柏会死吗?”
  “他在找死!”
  他从来不信鬼神,今天却无数次祈祷,万一显灵了,回去立一个神像回家早晚供着。
  “我查了一下,**捐肝连实验都没有过,更没有案例,他们是第一起案例,通常医学上第一起案例都没什么好下场。”
  “你闭嘴!”本来就很担心,再这么说,不是存心让人睡不着觉吗?
  ……
  等待是漫长的。
  林景生来过电话,穆凉实话说了,林景生不顾他们的反对,第一时间坐飞机过来,他过来时,手术还没结束呢,几人集体坐在手术室外面候着。
  “我希望那盏灯永远亮着。”
  仿佛一闭上,医生就会出来面无表情地说一句,我们尽力了。
  ……
  陆咏收到了一只带血了的手指,接着就是一段陆小九挨打时的视频,全身血淋漓的,这是天朗将军早就录制好的视频,他无意要小九的命,也知道小九逃跑了,索性就加大了力度,陆咏从小溺爱陆小九,看到这样的视频,心里防线早就撑不住了。
  “为什么要杀陆柏?”连线的那一段,经过变声器处理后的声音冷漠无情。
  陆咏崩溃大喊,“别再伤害我的女儿,别再伤害我的女儿,我说,我说……”
  “陆柏是我儿子,陆柏是我儿子,我已经告诉你真相,你别伤害她,你放她回来,你……”
  连线突然断了。
  天朗将军怔怔地看着外面的天色。
  陆柏是他儿子?
  陆柏是方玲的亲生儿子,明明是陆俊的儿子,怎么会是他的儿子?
  ……
  天亮了。
  陆柏和陆小九的手术,经过一夜时间,总算结束了。
  三名少年倏然从地上起来,苏医生经过一夜手术,人有点虚弱,楚凛急切地问,“怎么样?”
  “不怎么样。”
  “你是不是医生?”
  “我是不靠谱的医生,你记得吗?”苏医生说,“我是谁,我主持的手术,怎么可能会出现问题,患者和供体如今情况都很稳定,顺便还告诉你们一个喜讯,患者的毒瘾,我都帮你们解决了。”
  “你是怎么解决的?”
  苏医生特冷酷,“以毒攻毒,一群愚蠢的人类,我还是一个病毒学家。”
  众人,“……”
  病毒和毒,是一回事吗?
  苏医生顿了顿,清清喉咙,“当然,这个手术出现了一点点小瑕疵。”
  “患者?”
  “那个少年……”苏医生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那你们也知道,医疗设备比较落后,条件差嘛,所以……他不小心感染了,为了救他,我用了我自己研发的病毒,所以,他捐出去的肝脏就不会长回来了。”
  “什么?”
  “这么大声干什么,我说少年以后的肝脏不完整,目前诊断就这样,以后等医学技术发展了,再治疗吧,没死就是好事,是吧?”苏医生很高冷。
  他一心顾着患者,顾不上陆柏,没办法,就他一个专家,忙不过来啊。
  “换你一颗肝脏不完整试一试。”楚凛说,“他是少了一颗肝脏啊。”
  “真是不想和医盲说话。”苏医生说,“你们应该祈祷患者没有出现术后排异现象,不然,他少肝多肝有什么干系,照样得死。”
  “你可真能说吉祥话。”
  “过奖了。”苏医生说,“我很累,去睡一会,有事叫我。”
  “我们怎么知道什么叫有事。”楚凛咆哮。
  苏医生说,“看到那台机械没有,看到心电图没有,会看吗?有常识吗?”
  众人,“……”
  连续三天,陆柏已清醒了,小九却没有清醒,但是,小九也没出现任何排异现象。
  苏医生说,“他们……我没看错的话,是一对情侣吧?”
  “你有什么问题?”
  “你们确定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苏医生问。
  “没有!”
  “不科学啊。”苏医生说,“非亲属**移植,竟然没有排异现象,**捐肝移植一般发生的亲属之间,血缘越紧密,成功率越高,全肝移植就没这么多忧虑。”
  “肯定是你医学知识太贫瘠,出现没办法解释的案例。”林景生说。
  “少年,你很狂傲啊。”
  “他们祖宗可能是兄弟,算是一个家族的吧。”N多年前的祖宗。
  “口味真重啊,兄妹相恋?”
  众人,“……”
  人家是不知道第几个家族的分支了,算什么兄妹。
  第五天,陆小九出现严重的溶血反应,苏医生命人从利雅得带来的仪器和药物也到了,另外有七名专家组成医疗团队随时服务,毕竟这是全球第一例**肝脏移植手术,具有非常大的意义。医疗条件变得极好,陆小九的溶血反应第三天消失。她刚一清醒身体又出现了急性排斥,苏医生和他的医疗团队忙了五天,肝肾功能开始恢复,急性排斥消失,原本苏医生已诊断陆小九依然会肝功能衰竭死亡,没想到排斥现象消失后,她的身体慢慢地恢复。
  与此同时,陆咏和姚芳等人也到了医院,楚凛和林景生等人自作主张通知了陆咏和姚芳,在C国等了快十天没有女儿消息的陆咏,本以为女儿已经凶多吉少,没想到却在肯尼亚在一家医院里,并且刚做了肝脏移植手术。姚芳哭成一个泪人儿,陆柏身体已好转,能够下床,苏医生看到陆咏这么大阵势,没一会儿也知道陆小九的身份,啧啧称奇。
  陆咏对苏医生千恩万谢。
  “谢我干什么,你要谢,就谢捐了肝的少年。”至少现有的技术下是没办法医治他的感染。
  倘若一直少了肝,肝功能不完整,最后需要做移植手术的,恐怕是那个少年了。
  当然,至少几年后再担心。
  或许,到时候医学技术突飞猛进呢。
  陆小九的情况稳定下来,苏医生因家里的事情,匆匆离开,临走时告诉陆柏一系列他该注意的事情,并让陆柏若是身体不适可以到利雅得找他。
  他走后两天,陆小九清醒。
  陆柏的肝脏出了问题,除了楚凛等三个小伙伴知道,没人知道,陆柏也不打算说,并不想陆小九心里出现负担,陆咏和姚芳简直把陆柏当成儿子一样看待。
  这一项医学技术根本没有先例,捐肝稍有不顺,小九会死,他也会死,他依然选择了捐赠。
  陆小九微笑地看着陆柏,“天一,你脸色真差。”
  “你没事就好。”
  “以后,不准做这样的事情。”陆小九说,她知道,捐了刚脏后,一定会长回来,可是,太危险了,“我……不值得。”
  “值得!”陆柏握着她的手,“别胡说,你没事什么都值得。”
  “你的身体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吗?”
  “挺好,捐了刚脏会长回来,很快就和正常人无异,那名医生的医术非常高超,他救回了我们。”陆柏说。
  陆小九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她看着天一的眼睛,心里暖得一塌糊涂,一个爱自己的男生,用自己一颗肝脏换得她的生命,不惜一切代价,哪怕付出生命,怎会不感动。
  天一,天一……
  她的命,是天一给的。
  “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
  陆小九闭上眼睛休息,很快被送上了飞机,坐着陆咏的飞机一起回国。
  陆柏问,“陆叔叔,我爸爸怎么样?”
  “他在医院养着,没什么事情。”陆咏说。
  陆柏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事出突然,天朗将军本意也没有想杀小九,造成这种情况只能说阴差阳错,他不希望天朗将军因为这件事出现任何不测。
  陆咏不知道,那是最好的。
  虽然,差一点害死了小九。
  他心里不能不怨,不能不愤怒,可一想到为他而死的天一,他做出承诺,却无法遵守,又会让天朗将军死不瞑目,他心里就和针扎似的。
  他终究是对不起天家父子。
  他找不到办法来补偿。
  唯一的孩子不明不白失去性命,天朗将军行为过激,他真的能理解。
  很快到了C城,陆小九被送到医院,原本陆咏让陆柏也去做检查,陆柏觉得自己身体并无大碍,没有去检查,去了病房看天朗将军。
  “爸……”天朗将军知道真相后,再喊一声爸,陆柏觉得格外别扭,病房里还有护士,陆柏也没办法。
  天朗将军消瘦许多,人看起来很溃败,“小九怎么样?”
  这件事,他很内疚的。
  他原本只想抓着小九做一场戏,逼陆咏说出理由,并没有想过杀了小九,只是一些皮肉之苦罢了,谁知道小九自己逃跑,染了毒品,又肝衰竭,天朗将军听闻陆柏捐肝时,无比悔恨,深怕自己一个冲动,害死了两个无辜的孩子,将心比心,他失去了天一,不想别人和他一样承受丧子之痛,哪怕真的恨。
  “你去做一个详细检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