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5章 什么仇什么恨-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435章 什么仇什么恨

安知晓2017-5-10 1:37:51Ctrl+D 收藏本站


  “休想。”
  “太不讲义气了。”林景生说,扑过来抢,陆柏敏捷地起来,“谁碰它,我和谁翻脸。”
  “这种见色忘友的人,为什么我和他会成为朋友。”
  “你真幼稚。”穆凉说,“那么喜欢紫色的贝壳,自己买一个白色去染啊。”
  “染的颜色和天然的颜色不一样。”
  “我这种直男,果然是看不出来都是紫色哪里不一样的区别。”穆凉说。
  楚凛在一旁非常赞同地点头。
  穆凉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还有一天的机会,再错过,就真的错过了。”
  林景生说,“考虑那么多干什么,对,天一是我们的好朋友,的确也救过你,帮过你,我们的确要讲兄弟情义,可是如果我们喜欢同一人,她喜欢你,我会成全你们的,这才是兄弟呀。”
  楚凛说,“难得你有这种觉悟。”
  穆凉摊手,也表示赞同,“是,这才是好兄弟。”
  “你们别说了。”陆柏说。
  “我看你啊,就是自卑。”楚凛说,“不敢表白,我帮你去表白,多大事啊。”
  “我也帮你去表白。”
  “无聊。”
  “我和小九之间,没那么简单。”陆柏说,他们之间差距太大,没有祝福的感情,不会有幸福,他妈妈也觉得门不当户不对,隐晦地和他谈过,他岂会不懂。
  “算了,不管你。”
  “回去,饿死了。”
  “走!”
  天一就在陆柏家一直等,等到他们回来。
  “天一?你怎么在这里?”陆柏问。
  “那天我们在石头庄园遇到袭击,我可能知道是谁做的了。”天一说。
  陆柏蹙眉,危险地眯起眼瞳,一阵沉默,楚凛怒,“谁?”
  天一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说出来,楚凛恼怒极了,“又是徐璈!!!”
  “怎么说又是徐璈?”
  “上一次阿柏被抓,和他也脱不了干系,你这么说就解释得通,第一箭是朝阿柏射的,他的目标就是阿柏,这人真是阴魂不散。”
  穆凉问,“需要去去教训他吗?”
  “这件事不能这么处理。”林景生这时候反而冷静一点,“他是为了周馨馨,迁怒于阿柏,教训他一顿,他长不了记性。”
  “这煞笔,以为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天衣无缝呢。”
  “先进来。”陆柏说,内心一阵窝火,徐璈是针对他,反而连累了他的兄弟们,差点连累大家一起出事,这才是他没办法忍受的。
  “这么说,付家倒是挺冤枉,这一次背了锅,民意调查一路下降,真是大快人心。”
  “如果是徐璈做的,付家也冤枉不到哪儿去。”
  “看来我不在C城,你们被人欺负惨了。”穆凉说,徐璈算什么东西,蒙头一顿揍,揍狠了,人就乖了,否则,有的人永远长不了记性。
  “徐璈上一次和付宇鹏联手对付阿柏,后来消停了一段时间,阿柏去教训了付涛,现在还躺在床上养伤呢,付宇鹏这一次不知道有没有参与,那天人很多,徐璈一个人如果带出这么多人,肯定全是他们学校里的人,问一问就知道,他的小弟那么多,不是每一个小弟都那么死忠。”天一说,“只要抓到了证据,这件事他就逃脱不了,小九和我差点丧命,首相大人不会坐视不管。”
  穆凉挑眉,倒是没说什么。
  林景生蹙眉,欲言又止。
  楚凛说,“付宇鹏有参与这件事?”
  “我回去告诉我爸,把人抓起来一问就知道了。”天一说。
  穆凉说,“明天就是小九和你的订婚的日子,没人会管这件事,等你们订婚的事情一过,这件事情才能被调查,你也别急了,知道是谁做的,他逃不了。”
  天一点了点头,林景生说,“你明天要当准新郎官呢,先回去准备吧,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处理就行了。”
  “好。”
  陆柏把他送出去,天一问,“阿柏,你和小九……”
  “明天你就要订婚了,我提前和你说一声恭喜。”
  “你会去吗?”
  “当然!”陆柏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对小九。”
  “我会的。”天一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你放心,我会的!”
  陆柏回到家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林景生说,“亏得天一是天朗将军的孩子,竟然看不透这件事。”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从小的政治家庭长大吗?”
  C国的国姓林,林景生是亲王的儿子,王室顺位第六的继承人,当然除非王子们和他爸都死了,否则,是轮不到他的……他也不是那么想当君主,当一个吃喝玩乐的亲王儿子就非常不错,可毕竟是皇室的人,政治感觉非常敏锐。
  “如今陆家最怕的就是调查出这件事的真相,越能隐瞒,推到付家身上,越会隐瞒,甚至会主动包庇犯罪分子,或者是杀人灭口,若是付宇鹏没参与这件事,在大选之前,这件事情别想水落石头,付宇鹏虽然想给弟弟出头,可不至于这么没脑子,这件事恐怕是徐璈一个人做的。”林景生一摊手,“所以,找首相大人也没用,我们的首相大人打滚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犯下这种政治错误。”
  “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穆凉拧了拧手腕,“适合我们私下解决。”
  “那就私下解决。”陆柏说,“等小九的订婚典礼过了再说。”
  这一夜,陆柏无眠,心里像是火烧似的。
  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就像他的心情,陆柏拿着三枚紫贝,捧在手心里,心情沉重,骤然有一个心愿,希望太阳永远不要出来。
  漫长的一夜过去,阳光从天边钻出来一点点缝隙,陆柏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陆柏和玲姨去酒店比较早,陆小九的生日,又是订婚典礼,今天很热闹,陆小九早早就打扮好,她的容貌并不出色,上了妆却非常好看,妆容修饰了脸上的缺点,重点突出了她的优点,巴掌大的笑脸,大大的眼睛,樱桃小嘴,和C国人落落大方的容貌有所不同,陆小九的五官十分精致耐看。
  “生日快乐。”陆柏说,他把三枚紫贝放在小小的盒子里,“送你的礼物。”
  陆小九脸色红晕,打开盒子看到紫贝,十分惊喜,“好漂亮!”
  “你喜欢就好。”
  陆小九惊讶地发现,这并不是染色的紫贝,紫贝在C国并不罕见,因为受欢迎,很多人会把贝壳染成紫色,成色好一点的,卖的价格特别贵。
  天然的紫贝很罕见,这三枚,全是天然的紫贝,漂亮得不可思议。
  “太漂亮了,你去哪儿找到的。”
  “金陵湾。”陆柏说,“我听说那里的有人捡到紫贝,所以碰碰运气。小九,我许你三个愿望,一个愿望一枚紫贝,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做到。”
  陆小九突然上前拥抱着他,死死地咬着唇,拽进了盒子,从小到大,只有陆柏知道她每年生日的第一个心愿是得到一枚紫贝。
  她抱得很用力,她知道,今天她不应该哭,这是她和天一的订婚典礼,又是她的生日,她应该开开心心地接受祝福,她早就告诉自己,以后把陆柏当成哥哥。
  她心里,却把这三枚紫贝,当成了她的定情信物。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再深的感情,也抵不过兄妹二字,至少,他们是世上最亲密的手足,永远不会相互背叛,爱情或许见不到圆满,亲人是最好的牵绊。
  她是幸运的。
  她一直这么对自己说。
  “哥哥,谢谢你。”一个称呼,奠定了以后的基调。
  “不客气。”陆柏拍拍她的背,轻声说,“生日快乐,还有……订婚快乐。”
  陆小九忍住了满腹的心酸。
  陆柏问,“你喜欢天一吗?”
  “嗯,很喜欢。”陆小九说,“我们会幸福的。”
  “那就好!”
  陆小九和天一的订婚典礼,来了许多人,甚至付家的人也来了,政治家的面子功夫做得非常好,就算斗得你死我活,依然能在一个镜头里谈笑风生。
  玲姨和姚芳陪着陆小九,天一那边来了许多祝贺的同学,穿上了军装的天一显得格外的英俊,意气风发,两人站在一起,非常的般配。
  这是全国直播的一场订婚典礼,备受瞩目,陆小九全程保持着微笑,一直到订婚典礼结束,天一牵着她的手,接受着来宾的祝福。
  楚凛说,“走了,别自虐了。”
  陆柏也觉得的确该走了,这么自虐下去,他会爆发,会做出什么,他也不知道。
  “陆柏。”陆咏喊住了他,“怎么没多玩一会儿,这么快就要走了?”
  “是的,我们四个还有别的事情。”陆柏说。
  “最近成绩怎么样?”陆咏问。
  “挺好的,首相大人。”陆柏说,寒暄了两句,陆咏实在找不到话说,陆柏说,“那我先走了。”
  陆咏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他的儿子。
  姚芳生小九的时候,因为难产,他们想要第二个孩子的机会微乎其微,这么多年来,看着兄弟们的儿子们,他也想要一个自己的儿子,甚至想过,或许找一个人生,姚芳在这方面有严重的洁癖,两人因此吵闹,陆咏一心要在政治上冲,不能有一点污点,只能作罢。
  陆柏,陆柏……他的儿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