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6章 渴望和失望-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356章 渴望和失望

安知晓2017-5-10 1:31:36Ctrl+D 收藏本站


  林源推着刘正进入大厅正好看到唐英下来,双方打了一个照面,唐英就是一个欺善怕恶的,她哪儿敢和刘正说一句话,刘正那种人,她看一眼都觉得压力过大。
  
  她匆匆而逃,刘正蹙眉,冷冽的眉目像是覆盖了冰霜,林源说,“大少……”
  
  刘正抬手,打断林源的话,“我心里有数,你先回去吧。”
  
  “是!”
  
  徐小树平时喜欢和徐艾作对,关键时候是贴心小棉袄,徐小树眨巴着眼睛说,“妈咪,你不要伤心,你有我,不怕啊,以后都不让她进门,咱们和她没关系。”
  
  他长这么大,最近才知道有外婆,他也看得出来,外婆和妈妈的关系不好,外婆很讨厌妈妈,对妈妈不好,她妈妈虽然很严厉,却非常的疼爱他。
  
  “妈咪没事。”
  
  徐小树扮鬼脸装可爱,逗着徐艾,徐艾哭笑不得,摸了摸儿子可怜的脸颊,这小鬼灵精。
  
  刘正进门就看到一副母子和乐融融的画面,两人玩得不亦乐乎,一点都没有隔阂,没有不愉快,甚至唐英从来没出现过。他在门口时,暗卫说,唐英来了,并且闹得非常不愉快。
  
  “爹地,你回来了,你猜一猜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徐小树淘气地眨巴眼睛。
  
  “两条街道外那家粤菜馆,叫什么名字来着,你妈咪中午说那家餐厅的糖醋鱼特别好吃。”
  
  “……一点悬念都没有。”
  
  徐艾一笑,过来推着刘正去换衣服,刘正已经搬过来住,柜子里慢慢地增加了一些男性的衣服,房间里也渐渐多了一些男性的用品,刘正每次看到满柜子排列着他们一起的衣服,饰品就觉得格外的满足,徐艾帮他换衣服已经非常的熟练,今天却有点心不在焉。
  
  刘正吃了她两把豆腐,她竟然都没发现,有点呆呆的。
  
  他认识的徐艾,都是精明能干又优秀的,标准的投行女,做收购,做贷前,做资本转股等等业务都非常的熟练,头脑情绪,逻辑清楚,这么迷糊的样子很少见,真是格外的可爱。
  
  刘正勾了勾她的鼻尖,“想什么呢?我很受伤啊。”
  
  “怎么了?”徐艾一笑。
  
  “我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大帅哥,换个衣服秀个身材,竟然没迷住我的女朋友,魅力大打折扣,你们女人过来泡到手就不值钱了。”
  
  徐艾,“……”
  
  “大刘总你魅力无边,性感无比,你是我见过最性感的男人。”
  
  刘正挑眉,带着一点雅痞,“哪方面性感。”
  
  “从发丝到脚尖,都很性感。”
  
  刘正拥着她的腰,两人之间气氛甜蜜爆表,周围仿佛都是罗曼蒂克的甜蜜气息,粉红泡泡飘了满天,刘正突然压着她的头,狠狠地吻上她的唇。徐艾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唇舌相依的地方,今晚的刘正格外的热情,令人招架不住,她心跳加速,耳尖冒出了粉红色。
  
  “真甜。”刘正舔了舔她艳红的唇,徐艾全身如火烧似的,不好意思看他的眼睛,刘正一笑,两人出去,陪徐小树吃饭,玩游戏,又下楼玩游戏,刘正没有主动提过唐英一个字,徐小树也没有,徐艾依然心不在焉。
  
  睡觉时,刘正说,“小艾,原本我不想提,你今天应该很累,可我看你翻来覆去睡不着,今天你妈过来,说了什么?你很介意吗?”
  
  “暗卫告诉你了?”
  
  “我在楼下碰见了。”
  
  “原来如此,我真是搞不懂她,当年袁家害地她那么悲惨,看到袁家破产,她应该最解气,可她竟然来辱骂我,让我放过袁家,你觉得这合理吗?”徐艾百思不得其解,“她是一个很恶毒的女人,对我都能用尽全世界最恶毒的语言,我曾经试着原谅她,明白她,甚至理解她,可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这么一个恶毒的人,为什么会对别人那么仁慈,我真是不明白,这一点都不像她的个性。”
  
  “她和你说,放过袁家?”
  
  “是,你说离谱吗?她竟然一点都不嫉恨袁家,我也是想不明白了。”
  
  “想不明白,那就不要想。”
  
  “我以为她恨袁凤莲,恨袁家的人,甚至恨徐军,这些人在她年轻时,给过她太多噩梦和伤害,当然她是自作自受,可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那么宽容,她并不是一个宽容的人,这让我觉得格外的诧异。”
  
  刘正见过唐英,也知道她的为人,那的确是一个恶毒的妇人,生活把她逼成了疯子,甚至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放过,她对小艾尚且那么狠心,对别人又怎么会仁慈。
  
  “小艾,听话,别想了,睡觉,你和她断绝关系,已是无关紧要的人,不需要你去操心。”
  
  徐艾说,“我有一种很无奈的感觉,世上的妈妈那么多,孩子千千万,为什么我偏偏成了她的孩子,我知道人无法选择出生,可是,偶尔我想起她,总会很难过心酸,哪怕她给我一点点爱,哪怕一点点温暖,我也愿意原谅她,接纳她,爱赌博,没关系,我可以劝,可以骂,实在戒不了,我有钱,我不怕。爱喝酒,我可以和她慢慢谈,总有一天会谈妥,可她不想听我说一句话,不愿意对我付出一点爱,或许是憎恨当初那些糟蹋的人,偏偏我是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孩子,可是,我也是她的孩子,我很想真的彻底和她断绝关系,有时候却又想,她在哪儿,又在干什么,我这样是不是太狠心了。”
  
  “小艾,你要知道,这些都不是你的错。”
  
  “我知道,我很清楚,并且不断地告诉自己,我真的尽力了,我也在赡养她,可有时候我真的想,妈妈能疼我,该多好,我也有妈妈,在我成长的路上,在我迷茫的时候,在我青春期的时候,能告诉我一些当妈妈应该会告诉我的话,欣赏我,疼爱我……”
  
  “我欣赏你,疼爱你,小树欣赏你,疼爱你,这不够吗?你看,你有大王子,还有小王子,几个人比你有幸运。”
  
  “……”
  
  刘正说,“我觉得得到我的爱的女人,就是世上最幸运的女人。”
  
  徐艾,“……”
  
  她正伤感,被刘正弄得烦恼全消,哭笑不得。
  
  “你和你弟弟一样自恋。”
  
  “遗传嘛。”刘正一笑,心里却有一点疑惑,小艾是徐军的女儿,唐英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她恨小艾的理由,并没有那么强烈。
  
  为什么,她要让小艾放过袁家。
  
  当年的事情,袁家让她受伤最深。
  
  莫非,当年的事情有什么隐情吗?
  
  他瞒着徐艾她亲生父亲的事情,合适吗?
  
  “小艾,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听了,别生气。”
  
  “嗯。”
  
  “你想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吗?”
  
  徐艾在他怀里,身体完全僵硬,有那么几分钟,失去了所有的声音,刘正碰触到她心里,最痛的一条神经,她从懂事起,就再没多嘴问过一声爸爸的问题。
  
  她知道,她的出身多么不堪。
  
  她也一直接受,她不堪的出身,她曾经引以为耻怕人知道,最害怕刘正知道,偏偏却曝光在刘正面前,毫无保留,她怎么可能想知道她父亲是谁。
  
  那是一个强女干犯。
  
  她是强女干犯的女儿。
  
  “我不想知道。”徐艾的声音虚弱,她侧着身子,紧紧地抱着刘正,“你说的对,我有我的大王子,我的小王子,这就足够了,谁都不需要,爸妈对我而言,从小到大都不存在,我也过了渴望父爱母爱的年龄。”
  
  刘正怜惜地拍着她的肩膀,突然很后悔,当年为什么没多了解徐艾一点,多了解一点,知道她的彷徨,知道她的委屈,知道她的难受,他就会多怜惜她一些,他明明可以比当年更爱她,甚至这么多年来,不需要虚伪的婚姻,一直等着她,不悔地爱着她。
  
  “好了,好了,我不问你,睡觉吧,你今天够累了。”
  
  “阿正,你会离开我吗?”
  
  “傻瓜,当然不会。”
  
  “如果我一辈子都想不起我们的回忆呢?”
  
  “我不强求,过去悲伤的回忆,如今有你在身边,都变成了甜蜜,小艾,我们那几个月的回忆,是我们人生中的片段,可我们今后有许多许多个几个月,几年,几十年,我们创造回忆,我并不强求你一定恢复记忆,我见过穆凉催眠强行唤醒记忆的模样和疯狂,若是你承受这一些,我宁愿你保持原状,好好的,这就行了。”
  
  徐艾感动不已,他真是一个贴心的王子。
  
  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一定也是。
  
  乔夏月子坐了一个月零十天,总算宣布出关,开心不已,恨不得开个party庆祝一下,心情变得格外的美丽,伊丽莎白说,“少夫人,你的脸色依然很苍白,要多养一养。”
  
  “我不喝叶绿素提取液了,谢谢。”
  
  伊丽莎白也很为难啊,只能扯着谎,“少夫人,你体内有轻微的毒素,你在哺乳期,倘若这些毒素被小少爷吸收,小孩子抵抗力那么虚弱,很有可能……”
  
  伊丽莎白瞬间红了眼圈。
  
  乔夏啧啧称奇,“伊丽莎白,你应该去当演员的。”
  
  说哭就哭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