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4章 小远,你是一个瞎子-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1024章 小远,你是一个瞎子

安知晓2017-5-10 6:47:5Ctrl+D 收藏本站


  穆凉这两天一直忙着处理楚凛的事情,也要招待第一恐怖组织过来的医生,一天没去看穆远,却被通知穆远出院了,穆凉目瞪口呆,“出什么院,他就剩下半条命了,谁允许出院的?”
  他三哥出院,他竟然不知道,这也是一个奇迹,绝对是一个奇迹,三哥若是走,必然会和他说,何况国内的亲人都在等着他,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人掳走了,穆凉一时间开了许多脑洞,卫斯理和小乔已经押送着飓风海盗的幸存者回国,不在C国,杰克中校也不在,穆凉去查了一下出院手续,的确是安德森中校去签字的,并且还是以家属的名义。
  家属你妹妹的家属,真正的家属在这里。
  我才是家属。
  真正的家属在这里,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家属已经把他的三哥掳走了。
  穆凉把大使馆的善宁叫过来,“我三哥呢?”
  “中校就留下一句话,先别去找他,他去做别的事情。”善宁说,所以他也没办法通知国内,穆远这一次重伤,伤得格外的严重,有三四个月的养伤假期也不急着归队。
  善宁说,“我要和将军报告这件事。”
  “我哥自己和你说他有事情要处理?”
  “是的。”善宁说,“可我总觉得,中校是被强迫的。”
  “你确定是他?”
  这人的样貌是可以改变的。
  “确定。”
  三哥到底在做什么?
  他告诉善宁,是真的有事情要做,还是迫不得已,又或者说是为了维护谁,如果大使馆这边报告国内,他是被美国中校给带走的,这件事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穆凉说,“肯定是被……”、
  肯定是被安德森中校带走的,这毫无疑问,只不过,善宁可知道这件事?
  “善宁,你和我三哥从小认识,你可知道我哥是否谈过恋爱?”穆凉问,如果说是最清楚穆远的事情,必然是善宁了,善宁和穆远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
  “据我所知,他没谈过恋爱,太忙了。”善宁淡淡说。
  穆凉挑眉,“没谈过?”
  “是的。”
  穆凉想,善宁说谎吧,还是不愿告诉他,因为穆远的性向问题?
  善宁说,“这件事,我会上报国内的。”
  “我哥说,他有事情要处理。”
  “根据我的判断,他一定是被胁迫的。”善宁是一名外交官,说话总是令人挑不出错处,且非常的温和,这一次却有一点尖锐,穆凉并不知道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根据我的判断来,怎么做,是国内的事情。”
  穆凉说,“善宁,我知道你们军队有一句话叫军令如山,你还是不要曲解了三哥的意思,他一向不喜欢别人曲解他的意思。”
  善宁一怔,穆凉问,“卫斯理少校和小乔已经领着飓风海盗的人回国了,这一次救了三哥,他们功劳最大,你应该上报的是这件事,而不是其他的事情。”
  安德森中校在C国的事情,没人宣扬出去,他总是避开人群来医院,也没碰到熟悉的人,他的行踪也一贯成谜,除了穆远的出院签字。
  善宁也看到了穆远的出院签字。
  是杰克安德森签的名。
  “你为什么判断杰克安德森会胁迫我三哥?”穆凉问。
  善宁没有回答,淡淡说,“大使馆事情比较多,我先回去了。”
  飞机上,穆远的身体状态并不太好,人也有点虚弱,他的确是被迫上了飞机的,穆远咬牙,真想一颗炮弹就把杰克给炸下去,“你要带我去哪儿?”
  “你不是有三个月的养伤假期吗?我带你去养伤。”
  “老子要回国内养伤,你别多管闲事。”穆远说。
  “回去见你那位记不住名字的老婆吗?”
  “关你屁事。”穆远蹙眉,“我失踪了,善宁一定会回报国内,安德森中校,你也不想引起国际问题吧,胁迫一名中国中校,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
  杰克一笑,飞机上的医疗设备也特别齐全,穆远还在打着点滴,杰克压低了身子,微笑地看着他,“穆远中校,你觉得我在胁迫你吗?”
  “我十六岁时,你用美人计,还挺管用,今年我二十八了,你的美人计已经不管用了。”穆远冷笑一声,对他身上这种熟悉得陌生的气息很是抗拒,“离我远点。”
  杰克倒是也不生气,“美人计?这不是你一贯用的伎俩吗?”
  “你真是没创意,把我过去用在你身上的还给我一遍?”穆远说,“既然知道是我用过的伎俩就应该知道,这对我没用,我免疫,离我一米,多谢合作。”
  杰克说,“挑衅我,对你没好处。”
  他的手,轻轻地压着他的伤口,稍微一用力,穆远就疼得撕心裂肺的,这伤得太严重。
  混蛋!
  穆远想,等他好起来,他剁了杰克的手。
  刚这么一想,他又悲哀地发现,他是一名指挥官,虽然也是一名非常出色的特工,可他打不过杰克,这人简直是开挂的,海陆空三个兵种所有的技能他都格外的娴熟,虽然穆远也有一米八,可杰克有一米九的高个子,西方人和东方人在体能上就有一点差距,他从来没打过杰克。
  杰克也从来没放水过。
  可恨。
  “小远,你和善宁……”
  “把你的脑洞收一收。”
  “我什么都没说。”
  “我猜到你要说什么。”穆远想,他和善宁,已经有七八年,疏于来往,为了什么,他心知肚明,善宁也心知肚明,然而,杰克却不知道,穆远想,他也没必要去说。
  杰克怎么想,那是他的事情,他做了什么决定,是自己的事情。
  杰克冷冷地看着他,“果然,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护着他。”
  “我和善宁从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我不护着他,我要护着你吗?”穆远反问,“善宁为我挡过枪,闯过雇佣兵营,单枪匹马进沙漠腹地谈判,历经生死,我不护着他?我穆远还算是一个人吗?”
  “小远,你是一个瞎子。”杰克伸手在他头上拍了拍,“幸好,我不嫌弃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