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8章 楚大少在作死-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938章 楚大少在作死

安知晓2017-5-10 6:40:35Ctrl+D 收藏本站


  陆瑶刚接近床边,倏然听到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她惊讶地回头,房门猛然被人踢开,陆瑶大惊失色,慌忙抓起一旁薄薄的被子,遮掩住自己的身子,楚凛脚步匆忙地进来,像是一头盛怒中的狮子,气势汹汹,陆瑶被吓了一跳,楚凛粗暴推开她,看着不省人事的林景生,他压抑着怒火,没有给这个女人一巴掌。
  “你对他做了什么?”楚凛怒问。
  陆瑶脸色苍白,她是一名很漂亮也很有气质的女人,就算卸了妆,皮肤也能清亮得透出水来,有一种令人羡慕的好皮肤,可惜此刻颤抖如落叶,显然是害怕至极,她慌忙地看向门口没想到任何一个人,保护她的人已然不在,陆瑶害怕地往后退。
  “我什么都没做。”
  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说什么,楚凛就来了。
  她一点防备都没有。
  楚凛走了过去,林景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楚凛盛怒地扫了陆瑶一眼,打横抱起林景生,大步往外走,陆瑶身体不断地颤抖,楚凛刚刚看她的那一眼,实在是太过可怖,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咽喉被人紧紧地拽住,她第一次感觉到一个人的眼神竟然如杀伤力的武器一样,陆瑶在他的眼神下,都不敢言语,只能发抖,太可怕了。
  楚凛抱着林景生,原本想在皇宫里找一间房间让他休息,可一想到陆家的人,昏迷不醒的林景生,他皱了皱眉,抱着他上了车,简直是粗暴地丢到车上,一路带回家。
  若不是他觉得心神不宁回来看一看,明天会是什么光景?他在宴会上喝醉了,他看得清清楚楚,阿生的酒量不好不坏,不像他和穆凉,千杯不醉。在宴会上他一直这么喝,醉倒是难免的,林景生醉倒,倒是也没什么坏习惯,他就是像回头看他在哪儿休息,睡得好不好,没想到刚到王子宫殿没多远就看到佣人们远远在外面,一问才知道陆小姐这里面照顾林景生,他浑身冷意,心胸如堵了一样,胸口起伏,一路飙车,几乎控制不住他的怒火,他看得快,转弯也不减速,极速的车速在弯道处迅速飞奔而过,甩得后座的林景生昏头转向,身子不断地撞向车门,撞得他眼冒金星,翻江倒海。
  林景生一到楚凛家里就吐了。
  人却没有清醒,楚凛深呼吸,微微咬牙。
  真想把他塞到马桶里冲走!
  这样冲走了,估计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他也不用闹心了。
  收拾后,楚凛喂了林景生一杯水,林景生安安稳稳地睡了,楚凛深呼吸,他一个人挠心挠肺地疼,他却睡得那么安稳。
  “给我醒过来!”楚凛的手指在他脸上微微戳一下。
  林景生毫无反应。
  睡得极沉。
  楚凛深呼吸,在他脸上拍一巴掌,“醒来!”
  他要算账!
  林景生皱眉,怒了一下,拿开楚凛的手,楚凛冷哼一声,听着他舒服地喊着什么,楚凛眯起眼睛,倏然看着他,他轻轻地摩擦着他的脸,皮肤非常滑润细腻,带着一点柔软,他睡着了一点攻击力都没有,那种风华绝代的潋滟之色也收敛了。
  他看起来很温和。
  楚凛坐在床边,怔怔地看了他大半夜,林景生睡到后半夜,酒醒得差不多了,猛然发现自己搂着一个人,这绝对不是一个女人的体格,是一个和他一样的男人,他本来还有点迷糊,这一下酒全部醒来了,不敢动弹,因为一个被窝下,他能清晰地感觉到皮肤和皮肤紧贴的触感,被子里温度非常高,且有一种只要是男人都特别熟悉的味道,情欲过后的味道,林景生倏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谁给他脱的衣服?
  林景生微微一转身,还好,还好,菊花不痛,一点都没有任何感觉,至少不是他被上了,还好,还好,只不过,这个房间怎么如此眼熟?
  林景生刚醒过来,感觉还有点模糊,一时有点分不清楚,房间光线非常暗沉,视线并不是那么好,他没看清楚,这视线看起来格外的模糊,这时候看清了,他又一次吓出一身冷汗来,浑身僵硬,更不敢动弹,全身如石头一样,脑海一片空白。
  这是楚凛的房间!
  这是楚凛的房间!
  他是疯了吗?
  林景生微微侧头就看到他身侧的楚凛,他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脖子上还有一个吻痕,英俊的脸上有一种被侵犯过的痕迹,林景生如遭雷击?
  他上了楚凛?
  他差点惊慌失措跌落床,却极力地稳住自己,这一点是一个错觉,这绝对是一个错觉,不可能的,他已经打算和楚凛一刀两断,却莫名其妙有这种关系?这不太可能,然而,两人亲密接触的身体分明发出了他们刚做过一场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事实,他的身体上还残留着两人的体液,林景生被一块大石头砸蒙了,他努力地回想,自己是否有印象,这是不是一个误会,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就记得自己喝醉了,中途好像在车上被撞得晕头转向,他的头还疼着呢。
  怎么回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行,他得走,马上就要天亮了。
  林景生轻手轻脚地拿开楚凛在他腰上的手,时隔十年,竟然再一次发生这种乌龙,林景生已经要晕过去了,他忍不住恼怒,他都喝醉了,一定是毫无意识的,楚凛为什么不反抗?这该死的,他八成是故意的,可他喝醉了,却没有记忆,若说楚凛打不过喝醉的他,打死他都不信,可就算是故意的又如何,楚凛爱他,这种事自然不会拒绝,肯定是他喝多了……
  他喝多了,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天啊,他想按了倒回键。
  酒真是一个害人不浅的东西。
  楚凛似乎是累极了,还不舒服地皱眉,喊了一声痛,林景生浑身一僵,痛?
  哪里痛?
  他几乎是狼狈地穿上衣服,就差没连滚带爬地离开楚凛的房间,惊慌失色的仿佛十年的那个夜晚,可那至少有记忆的,这一次他却一点记忆都没有,他狼狈地从楚家出来,冷风一吹,身体瞬间变得冰冷,一身冷汗遍布,林景生在想,他一定是疯了。
  他一定是疯了。
  明天怎么办?
  他要怎面对楚凛?
  这是他人生中遇上最大的难题。
  比起十年前的难堪,一点不少。
  楚凛站在窗口,不着寸缕,面无表情地看着林景生徒步离开,他能看到林景生蹒跚的脚步也能看到林景生狼狈的背影。
  楚凛的脸沉浸在夜色中,晦暗不明。
  林景生胆战心惊在皇宫里度过了大半天,君上身体好了一些,正和他商议一些政事,林景生有点心不在焉,君上问,“阿生,你不舒服吗?”
  “昨天喝多了,有点头疼。”他头疼的另有其事,却说不出口,他甚至怕电话响起,这电话一响,就像催命一样。
  林景生草木皆兵。
  君上说,“既然不舒服,那就休息一天,不碍事的,你昨天一定是累了。”
  “今天还要送一送各国的政要,我没事的。”君上身体不好,迎客送客这种事自然就交给他,君上有一种非常不好受的感觉,自己拖累了阿生。
  他那么喜欢自由的孩子,却被束缚的皇宫中,不得自由。
  幸好,这一上午忙得很,商讨政事,送各国政要,这一忙碌,很快就到了下午,楚凛却没有打电话过来,他草木皆兵了大半天,接了无数个电话,却一个楚凛的电话都没接到过,林景生说不清楚心中的情绪,是失望还是……期待?
  亲王都看出他的不对劲,林景生把自己折腾得太疲惫,吃了一片安眠药就去睡觉,没睡多久,电话就响了,陆柏和陆小九明天就要回纽约,穆凉和乔夏带着嘟嘟还会旅游几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饭,林景生一想到会见到楚凛,原本不太想去,却架不住哈里一口一声小爹地。
  林景生也就不纠结了,见到就见到,有什么可怕的,他们又不是第一次了,大家应该都不会尴尬了,顶多楚凛说什么,他不回应就是了。
  林景生这么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后,心情就没那么紧张。
  他特意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换了一种比较稳重的风格,陆柏是在家里宴请他们吃饭,乔夏来得早一起帮忙,哈里带着嘟嘟在花园里玩耍,看到林景生格外开心扑上去,林景生抱起他亲一口,“小宝贝,想我了吗?”
  “想。”
  嘟嘟走路还不是很稳,也随着哥哥跑过来,他抬头看着林景生,看着哥哥被举高高也张开双手求抱抱,林景生大笑,把他抱起来,穆凉平时很少抱嘟嘟,爸爸抱和妈妈抱感觉是不一样的,嘟嘟觉得格外的新奇,拍着小手很高兴,破天荒地嘟着嘴巴在林景生脸上亲了一口,林景生的心都酥软了。
  他一手抱着一个进了屋里,原本以为会见到楚凛,他来得已经够晚了,谁知道快要开宴都没看到楚凛,林景生挑眉,“阿凛呢?”
  “他没和你说吗?今天发烧,他就不过来了。”
  *
  我继续写第二章,存稿早没,大哭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