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6章 我宁愿当狗-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936章 我宁愿当狗

安知晓2017-5-10 6:40:26Ctrl+D 收藏本站


  他像是一名常胜将军,控制着手下的俘虏。
  林景生看着他的眉目,这些年,仿佛没有好好地看过他的眉目,带着一点点的悲伤和平静,其实,他想要对他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我这一身皮肉,若是能换得古家上下忠心,换得古院长门生追随,那也很好。”
  他微微靠在木质的榻床上,墨色的眸波光潋滟,顾盼生辉,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令人心醉,楚凛胸膛剧烈地起伏,眼眸里燃烧着一团烈火,要把他们团团围绕烧尽,那一寸一寸滚烫的温度,灼伤了彼此,楚凛倏然捏着他的下巴,“阿生,如果是穆凉,或者陆柏,你也不会拒绝,是吗?”
  林景生笑靥如花,风华绝代,眉目中有着令人心碎的颜色,“是啊。”
  楚凛倏然一手压住他的肩膀,把他压在日式的床榻上,一双眼睛充满了冷漠和难堪,他想要把眼前的人撕碎了,再狠狠地吃下去,连骨头都不剩下。
  “是不是我做错了一件事,我们就再也回不了头?”
  林景生沉默,楚凛一手压住他的肩膀,“说啊!”
  林景生淡淡说,“这和你做错了什么事情,并无关系。”
  “你撒谎!”
  林景生暗忖,是啊,我撒谎,在你面前,我已经撒谎成精,早就不动声色,不为所动,阿凛,我们之间没有结局,你何苦执着?
  “你明明喜欢我,你明明曾经喜欢过我。”楚凛不甘心,曾经林景生那么喜欢他,喜欢到以为他心里有陆柏也不曾放弃过。
  “年少时,谁不曾懵懂过,谁不曾情窦初开过,如你看错了自己的心,我也看错了自己的心。”林景生说,“我只是嫉妒,明明我们也一起长大,可为什么你却那么喜欢陆柏,心里眼里想着的都是陆柏,总是把我撇在一旁,所以,我嫉妒。那一年我才十五岁,年幼无知,根本不懂什么叫爱,错把友情当爱情,阿凛,其实,我们都错了。”
  楚凛压着他的手,轻轻地松开,林景生也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压力减小,心中一阵迷茫也痛苦,在伤害他的同时也把自己伤害到体无完肤。
  楚凛跌坐在一旁,“错把友情当爱情……”
  如他和陆柏。
  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错误?
  爱情和友情,那么多人都分不清吗?
  年少时,为何总是让深爱自己的人受伤,为什么总是无法阻止这样的伤痛。
  “为什么,这十年,你不曾说过?”楚凛问,这十年,不曾说过,并且给了他希望,让他以为自己有机会,有机会爱他,有机会弥补,有机会……白头到老。
  “我说过的。”林景生说过。
  楚凛一怔,眼眸中悲伤流转。
  是啊,他说过,只是他过于自负,不愿意相信,始终认为阿生爱自己,深入骨髓,他只不过是做错了一件事,只要他弥补,只要他足够爱他,总有一天,他的态度会软化,他们从小长大,他了解林景生,他脾气好,性格却极其刚烈,容不得瑕疵,他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抹去他心中的瑕疵,只要他给机会。
  他不相信,林景生真的不爱他。
  “阿凛,你对我,是求而不得,还是……不甘心,你自己清楚吗?”林景生在他心口补了一刀,格外的狠辣,她心中有着不可言语的痛苦,不知道该和谁去诉说。
  “住口!”楚凛沉声说。
  “你可以不爱我,别侮辱我的感情。”
  “你曾经,以为自己很爱陆柏,最后,不是也错了。”林景生笑了笑,楚凛听到他语气里带出了一丝嘲讽,“日后遇上一名让你更心动的人,或许,你会觉得,对我的感情,也是错的。”
  “你果然介意!”楚凛深深地看着他,若是一点都不介意的人,又何尝耿耿于怀十年,那些年里,他的确做过很混蛋的事情,无视了林景生的心意。
  那一年,他是C国人人都爱的大少爷,想要什么有什么,想要保护一个人谁敢动,偏偏陆柏,他无法保护,也无法给予陆柏所想要的,他不服,不甘心,所以一股脑儿地对陆柏好,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陆柏。
  他从来没想过,身为王室小王子的林景生会爱自己。
  若是不爱,怎么会有裂痕。
  他撒谎!
  为什么连年少时,曾经的爱慕都不愿意承认。
  是他太过混蛋薄情,他连年少时的喜欢都觉得过分难堪吗?
  他究竟不知不觉中,把那颗心,伤到什么地步?
  如果今天迈出这一步,他们今后何去何从?
  他们再也回不去了吧?
  当不成恋爱也回不到朋友的位置,他甚至连再见林景生一面都困难。
  为了一时之欢,值得吗?
  答案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承认。
  林景生起身,整理衣襟,“你若沉默,我当你默认了,那就别在为难古家。”
  他的音调是华丽的男中音,不似穆凉那么低沉磁性,却带着独特的魅力,如海边的风琴声,令人倾情,楚凛看着他。
  不为难古家,这有什么难的。
  他能有什么脾气,能这么冲冠一怒为红颜,只不过是想古家欠亲王府一个人情,他不愿意林景生在孤立无援的C国孤军奋战,他帮不了忙。
  可为什么,他如此心死。
  “如你所愿。”
  我对你予取予求,你若对我弃之敝屣。
  楚凛大步离开,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勉强。
  我都如你所愿!
  他从来都不是不求回报的人,为了林景生,却几次三番为了林景生破例。
  林景生倚在一旁,看着楚凛大步离开的背影,心思沉如铁。
  楚凛果然不再对古家追求不舍,为此,古老先生有特意登门拜访一次,感谢亲王府救了古家,林景生和亲王都没有提出让他们回报的话,可底下的人已经监控古家,并把古老先生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也知道古老先生的确找了自己的门生,请他们吃饭。
  林景生对此非常满意,这样继续下去,对他极其有利。
  欧阳的离婚案也尘埃落定,抚养权归欧阳,家产并未分割,欧阳没有拿古家一分钱,古源山每个月给五万抚养费一直到佳佳十八岁,这样的判决欧阳非常满意,欧阳家并不缺钱,封地虽不算很大,却是一个很繁华的地段,每年的出租就够她过上富足无忧的生活,何况她还有一份高薪的工作,带女儿一点问题都没有。
  楚歌一听欧阳要带佳佳离开,十分舍不得。
  楚歌已经习惯了家里有孩子的笑声也习惯了有孩子的陪伴,楚凛母亲过世的早,他一个把楚凛抚养长大,这些年也不曾找过伴侣,孤身一人,难免孤寂。
  佳佳倒是乖巧懂事,抱着他亲亲热热喊叔叔,也不喊爷爷。
  楚凛忍不住吐槽,“早就让你找一个老婆给我生个弟弟玩,你非不乐意。”
  “你以为老婆想找就能找的吗?”
  “我知道我妈美若天仙,她也死了这么多年,你再娶真的没关系。”
  “我替你妈谢谢你了。”
  楚凛撇嘴,楚歌看着他,“阿凛,我看你和欧阳,不如结婚算了。”
  “你哪里有毛病?”
  楚歌说,“你和欧阳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欧阳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品貌极好,虽然二婚,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都嫌自己高攀了,你觉得呢?”
  “我把他当成妹妹,你疯了不成?”
  “感情可以培养,所有的爱情到最后都变成亲情。”
  “你想要抱孙子,我给你弄一个。”
  “……”楚歌深深地看着他,“阿生找你说了古家的事情?”
  “嗯。”
  “其实,亲王府也不容易,孤立无援,多一个帮忙是多一份力量,如果想要真正的摆脱陆家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那是相当的困难,这两年恐怕亲王府都不会好过的。”
  “我知道。”所以才会绞尽脑汁,如何不被怀疑地帮忙。
  “阿凛,你心中的那点念想,今生无论如何都无法实现,不如找一个人陪伴,总好孤寂一个人。”
  楚凛身体一僵,手脚冰冷。
  “爸?”
  “你看爸的提议如何?”
  “那你为什么梅开二度?”
  “我有你,你有什么?”
  “我有你。”
  “我总有一天会老。”
  “你已经老了。”
  “臭小子,我和你说正经的。”
  “我也很认真,我就不信今生这一点念头就真的不行。”楚凛淡淡说,既然他爸知道,那就没必要隐瞒,从来没想过出柜,可若是家人发现了,他也不想撒谎,“你也别逼我结婚。”
  “那你给我一个孙子。”楚歌淡淡说,“给我一个孙子,你爱做什么做什么。”
  “我知道了。”楚凛淡淡说,“三十五岁前,我会给你弄一个孙子。”
  “为什么非要三十五岁,陆柏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陆柏有老婆,我有吗?”
  “那你去找啊。”
  “我想要的那个人不喜欢我啊。”楚凛怒,“你以为我愿意吗?”
  楚歌蹙眉,不可思议,“不喜欢?”
  儿子,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楚歌淡淡说,“对了,你知道王室如今只剩下林景生一根独苗吗?”
  “知道。”
  楚歌淡淡说,“知道就好。”
  “什么意思?”
  楚歌挑眉,“传宗接代就靠他了。”
  楚凛,“……”
  他想到林景生抱着哈里的模样,他那么喜欢哈里,定然会很喜欢自己的孩子,王室最近已经在开始选妃,就是要给林景生选一名王妃,和和睦睦,传宗接代。
  楚凛微微闭上眼睛,他早就意识到也有心里准备。
  一想到林景生抱着一个孩子,眉目和他有几分相似,楚凛想象都无法忍受。
  可那是林景生的责任。
  楚歌说,“你心中这一点念想早点打消的好,误人误己。”
  “爸,我妈是因为你嘴巴太刻薄才离开的,是吧?”
  楚歌,“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我就不听。”
  “那随你。”楚歌说,“这段日子,欧阳和佳佳住在这里,是真的畅快呀。”
  楚凛一怔,“你是多孤单,去旅游吧。”
  “阿凛,听爸爸的话,别执着,对你没什么好处。”
  “我就执着了。”楚凛看着楚歌,一字一顿,“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但是,既然知道,那就别劝我,这辈子我就执着这么一件事。”
  “不撞南墙不回头。”楚歌说,“林景生马上就要结婚了。”
  “他敢!”楚凛冷笑,“真以为我楚凛是这么好欺负的,他相一个我就搅黄一个,我看他和谁结婚!”
  楚歌,“……”
  这C国想要嫁给林景生的女人那么多,还怕你搅黄吗?你搅黄得过来吗?
  “我怎么就养了一个棒锥?”
  真是格外的伤心,若她不那么执着,或许就会那么伤痛了。
  “阿凛,听话!”
  “我就不!”楚凛执着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我记得谁说过,再浪费一分感情,就是狗!”
  “我宁愿当狗!”
  楚歌,“……”
  如果这儿子不是亲生的,他早就一棍打死了。
  欧阳和佳佳离开的那一天,楚家一下子就安静下来,楚歌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在家里也看着儿子天天中二病,爱说一些不中听的话,也没什么意思,索性就收拾东西去旅游了。
  他一走,家里就冷清,大别墅就他一个人,楚凛干脆让佣人们全部放假,不用伺候了,正好他一个人可以清静清静,最近特别喜欢清静。
  最近C国最热闹的事情就是林景生正式被封为储君。
  电视上到处都是林景生被封储君的消息,正式授印储君的那一天,楚凛一身正装去看皇宫,他不愿意在电视上看着林景生。
  在这种最重要的日子里,不能就远远地看着他。
  不管心里多么纠结,不管看着他,如万箭穿心,
  他要亲眼看到林景生在最辉煌的日子里,意气风发,也要在林景生最重要的日子里陪着他,站在他身边,不管林景生对他是友情,还是爱情,他都要在他身边。
  *
  第一更四千,我送朋友去机场回来再写第二更,可能会晚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