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3章 不结婚行不行-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933章 不结婚行不行

安知晓2017-5-10 6:40:13Ctrl+D 收藏本站


  “那你不要太伤心,总有一天,你会忘掉她,重新开始,妈妈不逼你,可你也不要说什么不要结婚就要孩子的话,你会遇上你的缘分,会有你的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王妃说。
  王妃和亲王的婚事也不是那么顺利,那是亲王放弃了王位换来的一段姻缘,当年因为王妃的职业,这桩婚事并不被看好,大家也笃定了,王妃婚后一定会红杏出墙,毕竟亲王的容貌并不出色,也不高挑,他和王妃站在一起并不般配,当时许多人认为王妃只不过是借着亲王这块跳板跳跃龙门,很快就会离开亲王,谁知道三十年过去了,两人恩恩爱爱,成了幸福婚姻的典范。
  林景生听过父母的爱情故事,他所渴望的,也不过这样一段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罢了。
  可他,注定得不到。
  可他不遗憾,毕竟,他得到的更多。
  王妃收拾自己的心情,“你爱上有夫之妇,楚凛爱上有夫之妇,你们真是难兄难弟,楚凛还好已经快要梦想成真,倒是你,要怎么办呢?”
  林景生眉心一跳,有一种心脏被戳出血的感觉。
  “是啊,难兄难弟。”林景生淡淡说。
  王妃说,“对了,阿生,你爸爸有一瓶酒要给你楚叔叔,正好他没在,你闲着也没事,给他送过去吧。”
  “……好。”他已经三天没见到楚凛了,一个电话一个视频都没有,不管他们曾经争吵得多么厉害,不敢他在哪儿,楚凛基本上是一天一个视频,就算他们在冷战,他也会开一个视频过来,他就算不想理楚凛也不会晾着他,可如今,却三天不见面了。
  他忙着为另外一个女人,冲锋陷阵。
  林景生拿上了一瓶桃花酿,这是亲王在中国苏州淘来的桃花酿,已有一些年头,一共是三瓶桃花酿,被楚歌知道了,非要拿一瓶去,亲王忍痛割爱。
  林景生刚到楚家别墅门口就听到了楚凛的笑声,他在逗着佳佳,笑声爽朗,林景生想到自己这几日的心情,楚凛的笑声就像一把利剑,把他的心口戳出一个大窟窿来。
  妈,我不想结婚。
  我只要一个孩子行不行?
  一个小时前,他在王妃面前,情不自禁吐露心声。
  一个小时后,他站在楚家门口,听着楚凛逗着佳佳的笑声,那样的笑声就像在他脸上狠狠地打了几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
  林景生深呼吸,他知道,这不是谁的错。
  这几天,他双耳不闻窗外事,可他也知道,楚凛为了欧阳曼莎大动干戈,打得古家到处求救,甚至有人求到他的面前来。
  古家甚至提出了交换条件,让他去说服楚凛。
  他能得到一个不错的利益,作为储君,拒绝那样的交易,并非明智之举,他还是断然拒绝了。
  林景生也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一直听着楚凛和佳佳的笑声,若是路过的人,定然还以为他们是父女,佳佳比哈里就打那么一点点,正在最可爱最惹人疼爱的年龄,漂亮活泼,讨人喜欢,他都喜欢佳佳,所有的孩子,他都很喜欢。
  “阿生,你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啊。”楚歌先发现了他,或许是管家和他说的,他注意到林景生一直站在门口。
  林景生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楚叔叔,我来给你送酒。”
  楚歌的声音不大不小,楚凛自然也能听到,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眼光往林景生身上瞄,一旦有林景生在地方,向来是他的亮光所在,他向来也不曾把眼光放在别人身上,那种习惯早就深入骨髓了。
  这几天,他看着清减了一些,那天在宴会山,他气狠了,后来忙于欧阳的事情,也不曾问过,他在皇宫里都忙着什么,烽火集团那么多事情,都丢给他,太不讲道义了。
  可他知道,林景生最近一定很心烦,君上的身体一日一日变差,他离王位又近了一步。
  林景生谈笑风生的模样是他最熟悉的样子。
  看吧,就算清减了一些,林景生还是林景生,没心没肺的笑容,风华绝代的眉目,别人的喜怒哀乐,仿佛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在他的世界里,永远是唯我独尊的模样。
  楚凛冷笑,佳佳见到林景生可爱地打招呼。
  林景生摸了摸她的头颅,“佳佳越来越漂亮了,还是欧阳基因好。”
  古家那位长子,虽然不长进,容貌却不错,佳佳遗传了父母最好的基因,小小年纪就是一个美人胚子,眉目非常的动人。
  欧阳微笑地招呼林景生坐下来,她去泡茶端水,短短几日,她对楚家的格局比他还要清楚,楚歌拿着那瓶桃花酿在一旁赞着,他看起来很开心,楚歌很年轻,他十几岁就有了楚凛,保养得好和楚凛站在一起就像是一对兄弟并不像是父子。
  佳佳腻在楚凛怀里,声音娇俏地喊着叔叔,偶尔喊一声爸爸,欧阳如一名女主人一样的招呼着他,一切都没什么问题。
  楚凛是他熟知的楚凛,欧阳是他熟知的欧阳,可这一切他看着都非常的刺眼。
  他就像是一个外人,坐在楚家的大厅里,被主人客气的招待着,年少时,他随楚凛回家,如一名主人到处跑,所有的房间随便进,就前几日,他来楚家,也不陌生,也不拘谨,今天却拘谨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别人一家团圆,共享天伦。
  他如一个外人,突兀地进入了一个不属于他的家庭氛围里。
  每一分钟对于林景生而言,都是凌迟之痛,他却笑靥如花地和楚歌攀家常,微笑地问候楚歌,温柔的逗着佳佳玩耍,一切如常。
  风华绝代,笑靥如花是林景生一贯的形象。
  楚凛虽然逗着佳佳,目光却在林景生身上,墨黑的眼眸有着一团复杂的东西在流转着,却被他压得很深,林景生如坐针毡,欧阳越是热情,他越是刺眼。
  这是他从小到大的朋友呀。
  年少时,曾经一起玩耍一起疯狂。
  林景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总算熬到了二十分钟。
  “叔叔,桃花酿我送到了,回去复命,你好好享用,下次让我爸爸再给你多淘几瓶过来。”林景生起身告辞,温柔地摸了摸佳佳的头,“佳佳,叔叔走了,回头见。”
  “林叔叔再见。”佳佳小手放在唇边,给林景生一个飞吻,林景生满是伤痕的心瞬间有一种被治愈的感觉,他起身往外走,没看到楚凛黑沉的脸色。
  林景生刚走到泳池旁边,倏然感觉背后一阵风袭来,他刚一回头就被楚凛握住了手臂,楚凛一身戾气,林景生蹙眉,“你干什么?”
  “干你!”楚凛粗喘着,硬拉着林景生拖到到一旁的更衣室里,一把推进去,林景生被他粗暴地推到更衣室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压在墙壁上,灼热的吻瞬间袭来,他的吻来得又快又猛,还带着一种发泄的愤怒,像是要把他吞噬,林景生浑身僵硬,就像被雷劈了一样,他像是一块僵硬的石头,动弹不得,唇上的触感仿佛是千年难遇的琼浆玉娘,他舍不得碰触更舍不得品尝,心情如在过云霄飞车,起起落落,无法呼吸,楚凛一把握着他的腰,更加深了这个吻。
  更衣室背后的粗暴的墙面磨着他的背部,林景生冰火两重天,楚凛的气息充斥在他的鼻息周围,像是一张网把他困住了。
  林景生回过神来,一拳头打在楚凛的小腹上,一手扣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楚凛却一点都不躲闪,掐着他的下巴逼着他的面对自己通红的眼。
  “你挣扎什么?”两人身体紧贴,气息交融,楚凛英俊的脸庞上风雨欲来,心脏如擂鼓,林景生的双唇被吻得红肿,他甚是恼怒,怒目而视,明艳的容貌越发的明艳,有一种无法忽略的艳色,楚凛的笑容十分邪气,“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你矫情什么?”
  林景生的脸上,略过一抹难堪,就像是一块遮羞布,硬生生地被人扯开了,两人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无法维持,他笑了笑,“你说的是你喝醉了,把我当成阿柏的那一次吗?”
  楚凛脸色顿沉,眼眸里凝聚了一团风暴,小小的更衣室里风云突变,林景生眉目平静,情绪并无一点波动就听着楚凛如擂鼓一样的声音。
  楚凛盛怒之下力道无法控制,握疼了林景生的手,他却一无所知。
  那已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而且,他知道是谁?只是不小心,喊错了名字。
  “你是故意在戳我心窝吗?”楚凛冷冷地盯着他,两人的目光在狭小的空间中对视着,视线中都带着火,楚凛冷笑,“看我难受,你很得意是不是?”
  “我得意什么?”林景生问,冷冷说,“放开我!”
  他沉下脸时,非常的吓人,有着王者的不怒自威,楚凛盯着他的眼睛,胸口沉得厉害,他们撕破这一层皮,已有这么多年,为什么,他们还是如此的……痛苦。
  “林景生,告诉我,你并不爱我。”楚凛沉声说。
  林景生听到自己的平淡如水的声音,“我不爱你。”
  “那为什么……”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想伤害你。”林景生淡淡说,“换了穆凉,换成陆柏,我都不会拒绝。”
  楚凛盛怒,一巴掌扬起,林景生微微闭上眼睛,却听到了一拳头,打在墙边的声音,他没有睁开眼睛也看不到楚凛眼里的痛恨和极怒。
  “你够狠!”
  楚凛说,“我若在你身上再浪费一份感情,我就是狗!”
  楚凛打开门,如逃离一样,离开更衣室,林景生轻轻一笑,十分悲凉。
  “林叔叔,你的背上有血。”佳佳在玩耍,看到林景生往外走,略害怕地指着他的背,林景生如没有听到,疾步离开。
  林景生背部磨了一层血,他怕王妃担心,自己抹了药,幸亏也不算特别严重。
  亲王乐呵呵地问,“酒送到了吗?楚歌喜欢吗?”
  “喜欢。”林景生说,“你这酒是桃花酿,我想要喝一杯都难,怎么会不喜欢呢?”
  “你小子有口福,晚上我们开一壶。”
  “好。”
  亲王府的晚餐,也就三主人,林景生今天格外的活跃,频频地敬酒,这桃花酿十分纯烈,带着淡淡的桃花香,醉人心脾,林景生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亲王很不满意,“小子,你要把我珍藏的酒喝光了。”
  “我是你亲儿子,喝你几杯酒算什么?”林景生拉着王妃问,“妈,我是不是你捡来的。”
  “是的,捡来的。”王妃轻笑,“哪儿捡来这么英俊帅气的小伙子。”
  林景生笑靥如花,“我也敬妈妈一杯。”
  “你小子,真要一壶酒都喝了,少喝一点,这个酒很烈,别以为你酒量很好,它也能放倒你。”
  “不碍事。”林景生微笑说,“一点都不碍事,我不会醉。”
  说不会醉的人,最后都会醉,林景生最终还是喝醉了,他喝醉了,酒品还算好,不会胡乱大人也不会说胡话就淡定地开始睡觉。
  他躺在柔软的床上,王妃关了灯,林景生突然抱着被子,轻轻地哭泣,房间了一片黑暗,王妃原本想要离开,却心疼儿子,坐在床边,“孩子,别哭……”
  她不知道儿子在痛苦什么,却能感觉到他的不快乐。
  他很少喝酒,喝得这么猛。
  “阿生,别哭了,妈妈心疼。”
  林景生的哭声极其压抑,带着忍耐的痛苦,只有夜深人静才敢泄露一分情绪。
  “妈,我好痛……”
  “哪里痛?头疼吗?妈妈让人给你煮醒酒汤。”王妃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
  林景生握着王妃的手,贴在脸颊,触手一片泪意,王妃心都碎了。
  “我撒谎……我撒谎……”林景生眼泪流淌了王妃一手,“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啊,楚凛。”
  王妃浑身一僵,黑暗中只听到王妃的心跳声和林景生压抑的哭声。
  “我爱你……我撒谎……”
  “妈妈,我不结婚行不行?”
  “不结婚,真的不行吗?”
  “就养一个孩子不行吗?”
  王妃心如刀割,温柔抚摸着他的眉心,“宝贝,乖,别伤心,好好睡一觉,别伤心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