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2章 你过得好吗?-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912章 你过得好吗?

安知晓2017-5-10 6:38:40Ctrl+D 收藏本站


  一些,他不曾参与的回忆。
  小乔说,“以前山上可没这么多游客,这几年游客特别多,山上也没几年前好看了。”
  “我觉得如今也不错。”
  “那是你没见过以前的美景。”
  “嗯,是没见过。”也没见过当年,你最灿烂时的笑脸。
  很遗憾!
  两人把车停靠在一旁,慢慢地散步,卫斯理给小乔拍了不少照片,小乔旧地重游,对这里感觉非常的棒,她能滔滔不绝地和卫斯理说起当年最美的一面。
  “你怎么了?”小乔倏然听下了脚步,看着不远处一道人影,卫斯理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是一名穿着休闲服的男人。
  男人有一米八三四,黑色的紧身裤,把他修长笔直的腿型修饰得格外的好看,浅绿色的外套,带着白色的狐狸毛边,衬得他皮肤比起寻常男人都要白皙得多。五官非常精致,组合成了一张温润如玉的脸,英俊得没有一点攻击性,是长辈眼里最好看的男人形象,微笑起来,左脸颊有小小的酒窝,他拿着相机正在拍照,镜头正好对着小乔和卫斯理,男人放下了相机,含笑地看着他们。
  小乔蓦然往前走了一步,又停下来,只听见自己疯狂的心跳声,她的眼睛如被回忆所迷住,隔了一层面纱看着英俊的男人。
  他看起来有些年龄了。
  三十中旬,有着成熟的男人魅力。
  卫斯理眯起眼睛,看向那名男子,他却若无其事地别开了目光,轻轻往回走,小乔像是被定身了一样,站着不动,一直到男人转身下山,她才反应过来,倏然追出去,又停下脚步,回到卫斯理身边,“你稍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她说完,跑向男子。
  她仿佛用尽了自己毕生的力气,奔跑向记忆中已然有些陌生的脸孔,她万分庆幸,这段时间来魔鬼一样的训练,让她有着极致的体能,并能迅速地追上了男人。
  顾飞!
  “顾飞!”小乔大喊,卫斯理浑身一僵,顾飞?
  他就是顾飞?
  小乔的初恋,如小乔最爱的花朵一样,漂亮,神秘,却毫无攻击性。
  男人惊讶地转过身来,看着小乔已闪电般的到了他面前,非常惊讶,他看着小乔,似乎在判断什么,转而轻轻一笑,若隐若现的酒窝,格外的迷人。
  “我们认识?”
  小乔如遭雷击,所有的神智都变得空白,她甚至不知道第二句话该说什么,好久不见?你还活着,为什么不来找我?
  你忘记我了?
  你为什么忘记我了?
  明明被一枪爆头的,为什么你还活着呢?
  “你……”小乔深呼吸,“你不记得我了?”
  他轻轻一笑,“过去的事情,我有些记不清,请问,我们认识吗?五六年前的事情,我都记不清楚了。”
  小乔指尖在轻轻地颤抖,看着熟悉的脸庞,倏然发现这些年埋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变得鲜活而富有生命,所有的一切就像是昨天发生,顾飞捧着一束三色堇送给她时,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他轻轻地碰触她的手,问她可不可以追求她。
  当年,她是怎么回答的?
  我也喜欢你,你不用追了。
  时隔这么多年,他死后,她不太愿意去回想那些甜蜜的过往,却在见到他的那一刻,被遗忘的记忆又鲜活地醒过来。
  这是世上,她唯一辜负的人。
  也是故意,对不起的人。
  因为她,顾飞承受了不该承受的那一枪,英年早逝。
  他那样的人早逝,对全世界都是一种损失。
  “你过得好吗?”小乔问。
  没有她,他过得好吗?
  “我过得很好。”顾飞说,“我就定居在冰岛,当年被这里的人所救,很喜欢这个地方,所以选择在这里定居,虽然不记得所有人,也不记得来自哪儿,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上山来,每次来这里都很悲伤,也很幸福,总觉得我在这里有过一段很快乐的时光,可惜不管我怎么想,我都想不起来。”
  小乔心里有着巨大的悲戚,顾飞落崖后,她就拒绝再来这座冰山,甚至拒绝来冰岛,对顾飞所有的一切都不得而知,她甚至想到顾飞醒来时,一个人面对着空白的世界,该多么的彷徨也该多么的难受,她似乎都没考虑过,更没想过他的感受。
  从来没想过,顾飞还活着。
  她倏然,扑在到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腰,当年的事情是她的心病,是一辈子都无法愈合的心病,只要看到有关的东西,三色堇,冰山,她都会窒息般的疼痛,她唾弃过自己也放逐过自己,甚至诅咒过自己,一辈子都得不到真爱,这辈子都没资格得到别人真心的爱恋。
  她曾经如此恶毒地诅咒和放逐过自己。
  顾飞活着,就像一把刀,把她的陈旧伤疤残忍地挖出来,血淋漓地告诉她,曾经的她多么残忍,她如今多幸福,就对顾飞多残忍。
  顾飞一愣,不知所措,不知道为什么这名漂亮的女孩何故抱着自己,如此的悲伤,他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卫斯理。
  虽然卫斯理知道,他应该站在原地,这一幕不会是自己想要看见的。
  可他依然也跟着过来。
  怕小乔出事。
  他记得小乔提过,顾飞是被一枪爆头的。
  一枪爆头的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或许,只不过是长得相似罢了。
  看到小乔主动抱着他时,卫斯理感觉自己周围全是冷空气,就像一把流沙握在手心里,他拼了命握紧,却始终流失。
  小乔……
  初恋,总是那么刻骨铭心。
  因为大多初恋总是没有结果。
  顾飞茫然,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似乎想要安慰她,小乔于他而言,就像是一名少女,一名晚辈,他不忍心推开她,只能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希望她的悲伤能减少一些也希望她能快乐一些。
  对不起!
  小乔说,时至今日,她能对顾飞说的,竟然只有一句对不起。
  当年的选择,本来就是欠了他一句对不起。
  小乔忍住心中蜂拥而上的悲伤。
  那些悲伤就像是一层网,把她包裹,她拼命地挣扎,这一层网依然黏在她身上,她无法动弹也无法分神,她只能被困住,在无尽的悲伤中徜徉。
  “小姐,你……你认识我吗?”
  顾飞忐忑至极,少见的茫然。
  他有一双很睿智的眼睛,这双眼睛宛若包容万象,能够容纳所有,不管是开心的,悲伤的,他都能包容,陌生君子人如玉,他是一个很美好的存在。
  “顾飞,你过得好吗?”小乔轻轻地放开他,眼睛微红。
  “我过得很好。”
  “有爱恋的人吗?结婚了吗?是不是过得很幸福?”
  顾飞,“……”
  初见面,问这个话,是不是过分的亲密了?
  也过分的八卦了?
  这是他的生活,为什么她能那么理直气壮地问。
  可奇怪的是,他并不反感。
  “我在一家研究所工作,一个人生活得很好,很享受单身的状态。”顾飞说,“我……我有一个忘不掉的人,虽然我不记得了,可我知道,有个人在等我,所以我会努力找寻我的记忆,然后去找她,握着她的手亲口告诉她,我回来了,还活着。”
  小乔宛若被人凌迟。
  刀刀见血。
  削皮抽骨一样的痛苦。
  心脏疼得痉挛。
  她的身后站在卫斯理少校,她知道,她一步也不能退,所以,小乔说不出一句话来,假如在没有爱上卫斯理前,遇见了顾飞,或许一切都还能有改变,可如今,什么都晚了,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被凌迟一样。很疼,很疼,她已说不出一句话来。
  甚至一句再见都说不出口。
  “我们是否认识?”顾飞问,他看到了小乔的悲伤,也看到了小乔的眼泪和悔恨,顾飞略有点动容地看着她,期盼从她的言语中能够窥探他的过去,他的人生,他的曾经。
  “嗯,认识。”曾经,很亲密。
  “我真的叫顾飞?”
  “是,你叫顾飞。”
  “那我们……是什么关系?”他问得很忐忑,也很不安,这场景哪怕是没了记忆,他也觉得很不安,小乔自私地想,失忆对顾飞而言,是一件好事,过去的遗憾和痛苦都记不起来,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对于有记忆的她来说,却是一种折磨。
  “是很好的关系。”小乔说,“我以为你死了,突然见到你,非常意外。”
  “我能活下来,的确比较意外。”
  “是啊,一枪爆头能活下来,真的是一个奇迹。”小乔说,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无法相信,他竟然活着,小乔看着他的太阳穴的位置,有一道淡淡的疤痕,浅粉色的,若不是这么靠近,根本无法看清楚,那的确是枪伤,经过多年,疤痕已经很淡了。
  她又想起了当年的那一幕。
  顾飞临死前的眼神。
  “你活着,真的太好了。”小乔说,“真的太好了,我从未如此感激过上苍,能得知你的讯息。”
  这辈子最痛苦的是,莫过于在乎的人,再没有任何讯息。
  生离死别,是人生一大痛苦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