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4章 探险二人组-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734章 探险二人组

安知晓2017-5-10 2:26:44Ctrl+D 收藏本站

白夜点了点头,两人刚要从岩石后出来,突然又有巡逻队,只好缩回去,“这巡逻队太密集了。”
  
  “不妨事,就是这么密集的巡逻,他们才会放心。”
  
  小乔想了想,似乎也有道理。
  
  “我们要分开行动吗?”
  
  “最好不要,既然是罗斯福的大本营,肯定不是那么好闯过。”
  
  ……
  
  罗斯福穿着一件长睡袍,手里端着一杯酒,极其休闲,毕竟是常年位居高位的人,就算缩在这里鬼地方,他看起来依然通身气派,贝儿很想念七八年前的父亲。那时候官职不高,只是一名cia总调查员,参与一些情报的调查,收集,没那么大的野心也没那么多的心思,他们的家也不会变成这幅模样,家破人亡,他叛变后,她在cia多少次被人戳着脊梁骨,这都不是她最耻辱的,她最耻辱的是,她所信仰的,所在意的,被他的父亲踩在脚底下,一文不值。
  
  童年时背着她,让她骑在他脖子上的父亲,早就死在岁月长流里。
  
  “你想通了?”罗斯福看着他的亲生女儿。
  
  贝儿心里酸酸的疼,这态度究竟是对着自己的女儿,还是对着一名不相干的人,“如果我不放弃自己的身份和事业,是不是一辈子就要被你关在二十来平的地方?”
  
  mg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给你吃,给你喝,没有任何虐待,你问一问,我对其他的cia俘虏,有没有过这么好心?”罗斯福喝着酒,态度很是无所谓。
  
  “父亲,你还当我是你女儿吗?”
  
  “贝儿,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知道我是怎么对待其他的cia俘虏么?若不是你是我唯一的女儿,你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么?”
  
  “是啊,我身在福中不知福。<>”贝儿摊摊手,她看着自己父亲的眼睛,心灰意冷,她总是盼着,回头是岸,却不曾想,她的父亲或许从来都不知道自己错了,更别说什么回头是岸,那只不过是一桩笑话罢了,“我不想待在不得动弹的小房子里,被你囚禁,可我也不想帮你为非作歹,以后我脱离cia,也不管你们的事情,你放我走,就当从来没有我这个女儿,行吗?”
  
  虎毒不食子,她却不敢把同样的标准,放在她的父亲身上来。
  
  “贝儿,你在巴西南部这么多年当卧底,是不是卧底当多了,潜伏久了,连自己是什么人,父亲是什么人都忘记了吧,这种鬼话,你以为我会信吗?”罗斯福摇了摇酒杯中的红酒,“一句话,很简单,要么跟着我干,要么选择cia,这已经是我给你最好的待遇。”
  
  毕竟,是他的独生女。
  
  “父亲!”
  
  “你还有脸叫我父亲,如果当年不是你的出卖我,我至于会落到这种地步吗?你去问一问,这世上哪个当女儿的会如此不仁不孝,害得自己的父亲变成通缉犯,有家不能回!”罗斯福一直无法原谅贝儿,因为当年被自己亲生女儿给出卖了。
  
  他想,再不济,自己的女儿,总归不会害了自己。
  
  结果,偏偏就是她,给他致命一刀。
  
  “如果你不作奸犯科,你不谋财害命,你不做那种勾当,害死那么多年,我怎么去告发你?”贝儿看着罗斯福,“我劝过你,让你停手,你却不停,父亲,我们家不缺钱,也不缺权势,你究竟是图什么呢?为什么要走上这条不归路,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安德森凭什么就能坐享其成,他提出的方案,他执行的计划,做到一半就撂手,好处全被他占了,我成了替罪羊,如今人家风生水起的要去选举,要当总统,我也想问一句,凭什么?”罗斯福冷冷地说,看着贝儿说,“贝儿,我是被逼的,就像贝利一样,都是被逼的。<>”
  
  贝儿蹙眉,“这件事和安德森副总统有什么关系?”
  
  “你太天真了,你真的以为这么庞大一个计划,我一人之力就能完成?你以为没人庇佑,这么多年我逃亡在外,国安局就真的找不到我,你也太天真。”
  
  “不,你是骗我的。”贝儿罗斯福知道她的父亲诡计多端,多疑多思,并且舌灿莲花,不管他说什么,她心里都有自己所信仰的东西,不会轻易被洗脑,“既然你不愿意放我离开,我也不想被你囚禁,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你才放我走?”
  
  “很简单,帮我!”罗斯福看着她,指着mg,“就像贝利一样帮我,当然,你是我的女儿,贝利我一直当成儿子一样,我不会让你们出生入死,可我知道你们的本事,你们搭档的时候,无往不利,贝儿,你就不怀念吗?怀念那段时光。”
  
  “我一点都不怀念,我不会帮你杀人。”贝儿沉声说,“除此之外,其他的,我都可以帮你。”
  
  “十恶不赦的人,你也不愿意杀?”
  
  “没有人能够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就算法官也是一样。”贝儿淡淡说,“除了这件事不能答应你,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考虑。”
  
  mg略有触动,想起当初的自己,也是同样一番话。
  
  结果呢?
  
  多讽刺啊。<>
  
  不管你愿不愿意,有些事情,你无法去逃脱,这就是最讽刺的地方。
  
  罗斯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贝儿,你对父亲,就这么防备吗?”
  
  “我只是疲倦了。”贝儿轻声说,“疲倦了夹在你们中间,逼着要去做一个选择,你知道我为什么同意来做卧底吗?五年有家不能回吗?因为我要为你赎罪啊,所以我累了,既然你觉得你没有犯错,我也没必要去赎罪,我何必那么累了,我真的厌倦了,父亲,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女儿,你就给我一条活路吧。”
  
  贝儿是一名漂亮的女子,虽不是我见犹怜的类型,却别有一番风情,mg听了她这一番话都略有触动,站在贝儿的立场考虑,的确太过残忍。
  
  罗斯福却一点都不为所动。
  
  “你想要一条活路,那是要付出代价的,没一点诚意,我怎么相信你呢,宝贝儿。”
  
  昔日的称呼,更让贝儿痛彻心扉,她以为她对罗斯福已经早就死心了,没想到,依然觉得痛心。
  
  “什么代价?”
  
  “你想要自由,可以,父亲可以给你自由,可以不让你杀戮,可以允许你我行我素,可你要给我提供一些有用的消息,在巴西南部还有哪些卧底,cia派你来究竟做什么,是谁派你来的,巴西的卧底有多少,肯尼亚的卧底特工名单有哪些,海外的卧底名单我也要,如果你让我满意,我就给你自由。”
  
  贝儿蹙眉看着他,脸色微变,“父亲,cia海外卧底名单,我怎么可能知道?”
  
  “贝儿,我曾经是cia主管,我知道你应该知道什么?”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一名叛徒的女儿,一名叛徒的女儿,谁敢全盘托出,万一叛徒的女儿投靠了叛徒,把海外卧底部队连根拔起,谁能负责任?”贝儿唇角掠过一抹凄厉,“你也太看得起大卫,你觉得他会相信我?”
  
  罗斯福蹙眉,贝儿的解释,合情合理,然而,如果贝儿出事,肯定会有人联系她,她一定会有搭档,她也一定知道几名潜伏特工,cia极少有纯单线联系,除非是一种特别机密的事情,若是大卫不相信贝儿,怕贝儿叛变,倒是也可以解释过去,若他在位,有这么一个特殊情况,的确也不敢把探员的生命托付于贝儿。
  
  “谁派你去卧底,做什么?”
  
  贝儿顿了顿,淡淡说,“你叛变后,贝利跟着你走,我一直被人戳着脊梁骨,哪怕我因此立功也没几个人相信我,没人愿意和我搭档,所以我申请卧底,大卫让我潜伏在巴西南部,并告诉我,你会在这里有所动作,我熟悉你和贝利所有的一切,能够避开耳目,是卧底最好的人选,他问我愿不愿意,我考虑了三天就同意,为了让你们放低戒心,所以制造了我的死亡假象,谁知道你竟然派人要我的命,正好将计就计。”
  
  罗斯福眯起眼睛,“这么说,是大卫派你去卧底?”
  
  “是!”贝儿说。
  
  “你撒谎!”罗斯福沉声怒喝,“大卫只不过是一名小喽啰,他有什么本事知道我的计划,何况你卧底时,我根本还没施行计划,他怎能未卜先知。”
  
  “信不信,随你!”贝儿冷笑,“我说的都是实话,父亲若是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
  
  “你平时和你联系?”
  
  “巴西的一名特工,都是他联系我,我把情报交给他,再反馈给大卫局长,我不会直接和大卫局长联系。”贝儿淡淡说。
  
  罗斯福知道这一点是实话,可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贝儿只不过是大卫的卧底。
  
  “父亲,大卫局长不是那么简单的人,或许,你对他了解不够。”贝儿淡淡说,“这就是我卧底的全部内容。”
  
  “你知道了什么?”
  
  “你们在地下秘密研究人体武器,可惜,虽然戒备不算森严,我也找到了入口,多次想要打探,大卫局长却命令我不准轻举妄动,静观其变,只要秘密监视不要打草惊蛇。你们和巴西南部的警察局早就串通一气,曾经有fbi的人查到小镇,线索就断了,fbi的人员无辜枉死,上司就是卫斯理少校,我曾经试图阻止差点暴露身份,大卫局长命令我以后少管fbi的事情,这座小镇也就从此以后没什么人再过来,就算少校曾经追查也被挡在警局外面,小镇算是风平浪静。”贝儿这些年都居住在南部,知道的事情太多。
  
  “大卫让你不要轻举妄动,你就没怀疑过?”
  
  “我当然怀疑过。”贝儿说,“虽然我怀疑局长的用意,可我是一名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
  
  罗斯福冷笑,“服从命令是天职。”
  
  他很后悔送女儿去参军。
  
  “除了你,没人在巴西南部活动了?”
  
  贝儿想了想,“这倒不是,我曾经遇见一名国安的人,并救了他,莉莉娅的人也探查到这里,可惜那名探员还是死了,我不知道他把消息传出去没有。”
  
  “果然,我就知道和他们夫妻脱不开关系!”罗斯福盛怒。
  
  贝儿眼观鼻鼻观心,十分淡定。
  
  作为一名素质过硬的特工,她心里想什么,哪怕是亲生父亲,也看不出来。
  
  mg看着她,微微蹙眉。
  
  “宝贝儿,这么说来,你没有一点有用的消息给我。”说了那么多,却没有一条实质性的东西。
  
  “父亲,怪谁呢?”贝儿冷笑地看着他,“是怪你,还是怪我呢?如果不是你的原因,他们怎么会不相信我,我怎么可能孤苦无依在南部那种吃人的地方生活五年。”
  
  “贝儿,既然你无法给我提供有价值的线索,那就看一看你接下来的诚意,如果我满意了,你就可以不用回去你的小屋了。”
  
  ……
  
  小乔和白夜潜入后才发现,这座建筑物大得离谱,外部巡逻很密集,里面却倒是放松没什么人,黑漆漆的一片,小乔忍不住说,“这什么鬼地方?”
  
  她想象中,应该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小金窝。
  
  两人刚从外部看这个建筑群,像是一个球体,进了内部看就觉得,这个建筑群实在太大,根本不想一个球体,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建立起来,也是有几分本事的。
  
  “备用电源一般不是很多,所以,主要通道上有了灯,其他的地方却没有电。”白夜轻声解释,他对这方面也算比较了解,就算有自己的发电机要大规模的供电也需要时间,所以备用电源就供给一些比较重要的地方。
  
  小乔目光一亮,“这就简单多了,沿着光线去找,肯定能找到罗斯福,是不是?”
  
  罗斯福的房间,肯定是供电的。
  
  “聪明!”白夜说,两人朝着光源的地方去,经过一段很长的玻璃通道,白夜示意小乔往下看,借着远处微弱的光线,两人看到了一些类似于曾经在巴西南部地下看到的设备,只不过玻璃箱里没有人,只有一些蓝色的液体。小乔和白夜提起过,两人心有戚戚焉,“莫非这里也有研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