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4章 陆柏的苦衷-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564章 陆柏的苦衷

安知晓2017-5-10 2:14:6Ctrl+D 收藏本站


  陆小九百思不得其解,得知天一是假扮得那一刻,她痛苦得差点死掉,回来的路上,她有千言万语想要和他说,有无数的疑问想要问清楚,如今他的触手可及的地方,她却无法开口,十一年了,他都不曾说过,如今,他会说什么?从他在嘴里说出来的所谓真相,她能信几分?
  她那么怀念当年彼此没有秘密的岁月,陆柏从来不在她面前撒谎,如今,撒谎对彼此而言,已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多么的讽刺呢。
  哈里被一个熊孩子推了一下,陆柏站在那里也没动,依然我行我素的拍照,和哈里一起玩的金发小姑娘冲上去当护花小公举,叉着腰和熊孩子理论,哈里从雪地里爬起来,拍了拍雪花,乖巧地站在护花小公举旁边,两人角色完全错位了,陆柏忍俊不禁,却又异常心酸地想起了小九。
  小时候,有人欺负他,都是小九挡在他面前,当他的护花小公举,一直都是。
  如今,他的公主已站在对立面,想要他的命。
  熊孩子乖乖地道歉了,哈里很大方地说没关系,又开开心心地和金发小姑娘一起玩耍,哈里见陆柏站在不远处,非常安心。
  陆柏拍够了照片,坐在一旁,如所有的父亲一样,从相册里把照片挑选出来,加工,美化,随手拍摄的照片都是当杂志宣传的质量。
  陆小九无声无息地站在他面前,目光沉沉地看着他。
  陆柏倏然抬起头,看到她,颇为意外。
  “小九?”陆柏一笑,“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陆小九说,“十一年了,骗着我,瞒着我,很有意思吗?每次我口口声声说要为天一报仇的时候,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一个傻瓜?你这辈子的聪明才智,都用在怎么欺骗我了是吗?”
  “小九,你在说什么?”陆柏蹙眉,收了手机。
  “当年捐肝的是你,为什么要骗我?我爸是中毒而死,不是你所杀,你为什么要鞭尸?十一年了,你不肯给我一个解释,我自己发现了,你还不愿意告诉我吗?”
  陆柏眼睑微跳,大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定定地看着陆小九,那些沉浮的往事在眼前蹁跹而过,不管过去多少年,他都记忆深刻,陆小九盛怒,一把抓起他的衣襟,“你说话!”
  她眉目盛放着烈焰,“你是哑巴吗?问了你这么多年,一字不吭,不是你做的事情,为什么要认?你说话啊,别装死,陆柏,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剥开自己的肚子把你的肝脏还给你!你不信,你试一试!”
  “小九姐姐,不要凶我爹地。”哈里蹭蹭蹭地跑过来,委屈地扯了扯小九的裤管。
  “你走开!”小九厉喝。
  哈里本就是一个敏感胆小又内向的孩子,看到陆柏被欺负已经很着急,被陆小九一吼,哇的哭出来,陆柏轻轻地扯开陆小九的手,蹲下身来,把哈里抱在怀里,轻轻地哄着。
  哈里哭得很委屈,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陆柏怀里,怯生生地看着陆小九,十分懵懂和害怕,陆小九心里针扎似难受,那些海啸般呼来的他浪花,要把她淹没了。陆柏安抚着受惊的哈里,单手把他抱起来,定定地看着陆小九,“先和我回家吧。”
  陆小九如行尸走肉般跟在他背后,哈里趴在陆柏的肩膀,害怕地看着小九,深怕小九再吼他,陆柏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哈里哭得都哽咽了。眼睛鼻子脸颊都通红了,威廉跟在小九后面一米之远,总感觉这气氛他没法靠近,回到烽火集团,陆柏把哈里身上的厚衣服全部脱下来,廖梦影早就泡了暖茶,哄着哈里喝,陆柏说,“你先带他去玩。”
  “是!”廖梦影带着哈里去隔壁玩耍,陆小九站在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他。
  “小九,我只有五个月的时间了。”陆柏淡淡开口,“我本以为,这些事情都会随着我的死去而长埋于地下,你又何苦非要知道真相呢?”
  陆小九听到他只有五个月的时间,心里更是绝望,倘若不是当年救了她,倘若不是他捐了肝,病毒感染,他怎么可能只剩下半年的寿命,这些年,他又何苦承受这么多苦楚,他又何必一年要动几次刀子,他本来就不必承受这些痛苦,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为何?
  为何到这份上,他还不愿意说?
  “你为什么要隐瞒一切,我有权知道一切,这和我息息相关,你不告诉我,单方面决定,你觉得对我好?陆柏,你怎么能那么自私?你凭什么以为那就是对我好?你凭什么觉得一个人承受十一年,就是对我好?我有权知道,你当个默默付出的情圣,有人给你颁奖吗?啊?”
  “我不告诉你,有我的理由。”
  “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要知道真相。”陆小九沉声说,“你要瞒着我,为什么不瞒着一辈子,何苦让我知道,既然我知道了……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吗?我恨不得时光倒流,一头撞死的我妈死的那一天,那我就什么都不必知道,不需要知道我这十一年活着就是一个笑话,我所坚信的一切都是错的,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你知道其实我根本就不……”
  陆小九突然咽下想说的话,上前一步,揪着陆柏的衣襟,“我要一个解释,原原本本的解释,你不肯告诉我,我就把这颗肝脏还给你,你的救命之恩,我陆小九承受不起!”
  “住嘴!”陆柏沉了眉目,“这些年,你我彼此伤害还不够多吗?何苦戳我伤口。”
  “那你呢?”陆小九凄厉反问,“你何尝不是在我心上戳,你对我的伤害还不够多吗?还不够吗?你要我把逼到什么地步才满意,是不是到我死的那一刻,你才愿意告诉我真相,是不是只有我死不瞑目才能让你说出真相……”
  陆柏倏然伸手,把她拥入怀里,陆小九嗷嗷大哭,在他怀里疯狂地挣扎,陆柏却不管不顾,紧紧地拥着她,深深地按在怀里,“小九,不要逼我。”
  “是你在逼我,是你在逼我!陆柏,你要把我逼疯了!”陆小九说,“算我求你了,你告诉我真相好不好?别让我一辈子都活在悔恨里,你死了,撒手而去,什么都不管不顾,你让我一辈子都活在内疚和悔恨里,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吗?你就是这样爱着我吗?或许,你早就不爱我了,当年说爱我的陆柏,早就被自己杀在时光里,现在陆柏早就不爱陆小九了,不然,他怎么舍得让小九如此伤心欲绝。”
  “别说了!”陆柏的手在她腰上死死一抓,死死隐忍,“别说了。”
  求你了,别说了!
  倘若他对小九不是爱,那什么是爱?
  “小白,为什么?”陆小九就像当年躺在医院里,万念俱灰只想要一个原谅他的解释,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信,她都愿意忘记,那是真的,小白不会骗她。
  如今,她在他的怀里,求着一个原谅自己的解释!
  原谅那个一无所知,却三番四次伤害他的自己。
  “小白……”
  昔日亲昵无间的称呼,勾起了陆柏心底最深处的回忆,眼睛湿润,小九的哭泣,每一颗眼泪都像刀子在他心脏上戳着,疼得受不了。
  “别哭了。”
  求求你,别哭了。
  陆小九突然想起宝宝的死,宝宝的死,陆柏一无所知,他至今都不知道,他们曾经有过两个宝宝,一个未成形就离开了,一个刚出生没几天就死了。
  她不敢告诉陆柏,这样的伤痛,她宁愿一个人背着。
  陆柏这么多年,一个人背着巨大的伤痛,不愿意吐露一句,心里是不是也这么想的,他不愿意伤害她,可还有什么,比这些事情更让她受伤呢?
  这世上没什么比得上陆柏对她的伤害啊。
  “小白,我们……别再相互欺骗了好不好?”
  陆柏没办法回应她,小九看着他,希望他能给一个明确的答复,却依然得到陆柏的沉默,陆小九扬起手,打了他一掌,“你说话啊,陆柏!”
  陆柏的沉默令小九格外的难受,她倏然抽出一把小刀,“你不说话是吧,行,如我所说,你的恩情我承受不起,你的肝脏,我还给你!”
  她猛然抬手,尖锐的刀尖对着自己,陆柏吓了一跳,扣住她的手腕,“陆小九!你想干什么?”
  “还不想说?”
  “把刀放下!”
  陆小九固执起来,比起他更加固执,陆柏看着她通红的眼睛,心如刀割,“把刀放下去,我说。”
  原来,她早就该这么做了。
  “我希望,你告诉我的真相,能让我信服,而不是利用你的大脑临时编一个故事告诉我。”陆小九冷冷地看着他,一想到当年自己最痛苦时,是他在身边陪伴,却一字不说,眼睁睁地看着她为了他的死亡伤心难过,她就心凉如水,到底是什么样的真相让他苦苦撑到如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