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8章 八卦的一群人-国民男神爱上我 365体育投注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体育投注解除限制_365体育投注备用网站

国民男神爱上我

第508章 八卦的一群人

安知晓2017-5-10 2:9:56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道是谁主动,两人又抱在一起,彼此的衣服散落了一地,陆柏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重欲的人,他甚至对这方面是有点冷淡的,除了第一次毫无印象的热情外,他所有的体验都来自于陆小九,并深深为此着迷,他像是探索着未知的科技领域去探索她的热情,她的敏感,乐此不彼。
  陆小九把他压在身下,深深地吻着他,“你不准动。”
  “好。”陆柏格外的配合,一副随便玩弄的模样,眼里盛满了宠溺,一个人爱不爱你,从他的眼睛里就能看出来,陆小九和陆柏从小一起长大,非常了解他,没有刻意压抑的情感在他眼里迸发,她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心意。
  夜色已深,只有两条身影不断地交缠,宛若鸳鸯交颈,喘息和低吼声断断续续,持续了大半夜。
  ……
  陆小九半夜被惊醒,陆柏仿佛做了噩梦,一手紧紧地抱着她,浑身抽搐着,满头大汗,陆小九慌忙转过身来,一手插到他浓密的头发中,轻轻地按摩着。
  “小九,小九……”
  陆小九一愣,陆柏额头上落下一片汗水,略有点低烧,陆小九心疼地看着他,你到底梦见了什么?为何怕成这样子,小白,这世上,还有什么令你害怕,夜不能寐?
  陆柏倏然直挺挺地坐起来,喊着小九的名字,陆小九随着他一起起身,拉着被子盖上自己,陆柏突然一把抱着她,“小九,小九……”
  好一会,陆柏的情绪才平复下来,陆小九喊了一声,“陆先生,你没事吧。”
  陆柏缓缓地放开陆小九,微微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做噩梦,吓着你了。”
  “我没事。”陆小九说,“陆先生,你有点低烧,你的药箱在哪儿,我去给你拿点药。”
  “在客厅的茶几下面。”
  陆小九当然知道药箱在哪儿,裹着薄被熟门熟路地出门拿药箱,给他吃了药片,陆柏的低烧很快就下去,没什么大碍,陆小九却意外地地发现他的床头放着一排……他们的照片。
  她的独照,他们的合照,其中一张是她拍摄的,那一年在山上拍摄的照片,非常的好看,她上一次来的时候没注意过,肯定是陆柏收起来了。
  陆小九怔怔地看着照片,陆柏眼里掠过一抹懊恼,今天临时带小九回来,忘了把这些东西收起来,小九看到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他太过虚伪。
  叙利亚能狠心把她打落飞机,又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摆放着她的照片。
  自从叙利亚那天后,他就不曾睡过一个好觉,不是整夜整夜的无法入睡,就是被噩梦惊醒,总是梦到相同的画面,天一的质问,小九被他的火箭炮射得死无全尸,每一次都能令他从梦中醒来,他无法摆脱,这样噩梦。
  “她是谁?”陆小九问,神色无辜。
  陆柏笑了笑,“我年少时很喜欢的人。”
  如今,也依然很喜欢,愿意为了她,做任何能做的事情。
  “你不是说喜欢我,愿意娶我吗?”陆小九语气娇俏,“原来是哄我开心。”
  “我没有哄你,我和她是兄妹。”陆柏说,“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没有结局,况且,我们之间隔着太多鲜血和仇恨,爱恨一念之间,她很想要我的命吧,只是时机未到。”
  陆小九沉默着,她看着那张自己最喜欢的照片,陆柏的单人照,像忧郁少年,她如今看照片都能感觉到拍照的人多么爱照片里的少年。
  “如果,你和她不是兄妹吗?”
  “没有这种如果。”陆柏说,他确确实实是陆咏的儿子,做过鉴定,不止一次,这一点无法辩驳,也无法改变,这是他心里不肯承认的事情,所以,再加上从小爱慕陆小九,他根本没办法真的把陆小九当成妹妹来看待。
  “那……你恨她吗?”陆小九问。
  “我恨她!”陆柏说,“但是,我也爱她。”
  陆小九别开了目光,不敢看他的眼睛,“好复杂。”
  陆柏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睡觉吧。”
  陆小九测过身子,躺在他身边,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没什么事情,陆柏轻轻地拥着她,闭上眼睛,“我已经很久没能睡一个安稳觉。”
  一句话让陆小九心如刀割。
  陆柏很快就睡着,或许是吃了药的缘故,睡得格外沉,陆小九的手指描绘着他的轮廓,为何瘦了这么多?比起叙利亚一别,更见消瘦,他的嘴唇很薄,颜色很淡,陆小九好玩地描绘着他的唇,她曾经做梦都想着睡觉前最后一眼见到的是陆柏,醒来时第一眼见到的也是陆柏,她可以腻在他身边一辈子,这种迷恋毫无理由。
  她挑了一个舒服的睡姿,枕着他的胳膊,陆柏把她轻轻地拢在怀里,陆小九心想,虽然恨他,却依然希望,在她身边,他能睡一个安稳觉。
  陆柏后半夜,睡了一个好觉,或许是精力消耗过大,或许是在陆小九身边,难得有一个安稳觉,没有再做噩梦,也没发烧,神清气爽的,睁眼就看到美人笑容鲜艳地打招呼,“早,睡美人,你醒了。”
  “早,大美人。”陆柏目光温柔,倾身压着她,索要了一个绵长的吻,陆小九很配合,回应他一个更热情的吻,两人裹着被子里擦枪走火,男人一大清早原本就容易激动,何况是心爱的女人躺在身边,陆柏真有一种多年媳妇熬成婆的幸福感,又因为知道这种幸福感维持不了多久,所以,越发的珍惜。
  “你看着那么禁欲,看不出来这么……啊……”她话还没说完,陆柏进入,一下子抵得很深,陆柏低头咬着她的耳朵轻声说着情话,“都怪你太迷人。”
  作为一个平胸萝莉,陆小九第一次被人称赞身材迷人,心情也是真复杂,当然,只能归结于陆柏就喜欢平胸萝莉。她长相顶多算清秀,身材一点看头都没有,只有陆柏一个人从小就夸赞她长得漂亮,身材很好。她是真的自暴自弃了,做一次也是做,做两次也是做,索性追求快乐,就算陆柏技巧烂得要死,她的身体也是很快乐,就用小乔那句话,及时行乐,三观什么的,先喂了狗吧。
  ……
  两人闹了一通,已快中午,陆小九浑身都是黏黏腻腻的,昨天狂欢后都没有清洗,一贯冷艳矜持禁欲的陆柏化身粘人小妖精,非要缠着一起洗,陆小九哪儿肯和他一起洗,面具顶多能保持两天,再不调整,这幅假皮就要掉了,她才不要掉马甲呢。
  陆柏仰着头,“那你亲我一下,我就放过你。”
  “小心精尽人亡。”陆小九说,抱着他的脖子给他一个法式热吻,陆柏抱着她延长了法式热吻的时间,陆柏问,“我棒不棒?”
  “棒,棒,棒,你最厉害了。”
  陆柏鼻尖抵着她轻轻地摩擦,两人的气氛甜得掉牙,陆小九惊讶地发现,戴上面具,不当陆小九,她竟然能心安理得和陆柏腻歪。
  她根本弄不懂自己的心理。
  陆柏到胳膊冲了一个战斗澡,把陆小九一些新衣物拿过来放在门口的架子上,“新衣服我放在门口,都是没穿过的。”
  他给陆小九买了很多衣服,配件,都在隔壁,全是崭新的。
  林景生看着容光焕发的陆柏,嘴巴长成了0形,“这一脸春风得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刚洞房花烛夜呢,大卫说你最近神经衰弱,昨天遇上什么好事了?”
  “你一早跑来我这里做什么?”
  “哥哥,不早了,能吃午饭了,我来找你吃午饭。”林景生说。
  “你要躲着楚凛,别躲到我这里来。”陆柏直接拆穿他。
  “友尽!”林景生怒,刚一怒完蹭一下跳过来,扯开陆柏衬衫的领子,他刚穿上衣服没系上最上面的扣子,脖子上有一块很大的吻痕,具体的来说,是咬痕。
  “哇……”林景生眼睛发亮,风华绝代的脸上一副谄媚的笑容,“很热情啊,你果然是洞房花烛夜了,是谁?哪个男人?”
  陆柏一手拍落他的手,林景生抓着他的领子几乎趴在他身上,姿态暧昧极了,正揪着陆柏问他的对象是谁,陆小九出来正好看到林景生几乎全身都覆在陆柏身上,陆柏因为力气小,反抗都被林景生给吃了,真是好一副霸道总裁调戏良家少男的画面。
  “你们在干什么?”陆小九笑问。
  林景生可从来没想到这个房间里会有女人出入,除了陆小九,经过叙利亚一事,他觉得陆小九只想杀了陆柏绝对不可能和陆柏还发展成什么关系,乍然看到一名漂亮的女人,林景生格外的……吃惊。
  陆柏拍开他,简直蠢得不忍直视,完全不想和他交朋友,林景生一秒恢复风度翩翩的万人迷形象,笑着介绍自己,“hi,美女,你好,我叫林景生,怎么称呼?”
  “露易丝。”陆小九说,小九的英文名并不普遍,也不常用,所以林景生一时并没有想起来,何况眼前的陆小九笑容灿烂妩媚,这和印象中的毫无表情平平淡淡陆小九那是天壤之别。
  这两人一看就是有奸情。
  “阿柏,你终于开窍了吗?我就说天涯何处无芳草。”
  陆柏,“滚!”
  “这就滚了,马上利索圆润地滚了。”林景生哈哈哈大笑,很有必要去广播一下这件事,这绝对是一个重磅消息,陆小九也松了一口气,林景生也没认出她来。
  现在面具真的很先进,几乎极少有人能认出来。
  陆小九坐在陆柏的大腿上,圈着他的脖子撒娇,“陆先生,我饿了。”
  “你可以叫我小……陆柏,或者,阿柏。”陆柏说,“或者,陆大哥也行。”
  “阿柏!”陆小九果然选了称呼,在她唇上亲了亲,陆柏很享受她的热情,戴着面具,每个人都可以不用当自己,真好。
  就算称呼,名字都是虚假的,可这份快乐,却是真实的。
  “我们出去吃饭。”
  陆小九起身,轻轻转了一圈,“我这身衣服好看吗?”
  “好看。”军蓝色的上衣,洁白的短百褶裙,头发高高地扎起来,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这面具选得也格外的好,很适合扎马尾。
  “漂亮。”陆柏毫不吝啬地赞美,“满屏都是大长腿的感觉。”
  陆小九大笑,挽着他出门,“快带我去吃好吃的,我饿死了。”
  刚广播过一圈,穆凉,楚凛和林景生,顾小五等人几乎围观着他们亲亲热热地离开,陆柏从眼里到眉梢都掩饰不住温柔笑意,简直闪瞎了众人的狗眼。
  习惯了陆柏神经质画风的烽火集团众人都觉得天有异象,必定有妖。
  “真毫无防备喂了一口狗粮!”顾小五说,采访穆凉,“四少,对于刚丧偶的你来说,是否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穆凉面无表情地看着顾小五,楚凛说,“穆凉和顾西西之间什么时候有这种默契和甜蜜。”
  林景生说,“就是。”
  廖梦影垂下眼眸,林景生说,“真是毫无防备啊,阿柏竟然谈恋爱了吗?一见钟情吗?这么快就坠入爱河,赌五毛钱,这个露易丝肯定是陆小九。”
  楚凛,“陆小九的英文名就是露易丝。”
  “你看吧,我就猜对了。”
  顾小五说,“那就是说,陆小九故意假扮另外一人接近陆柏,会不会有危险啊,上一次陆柏是一炮把她轰下飞机差点死了呢。”
  “他们在想什么呢?”林景生格外的佩服这两人。
  顾小五说,“相爱相杀才是他们一直以来的画风啊,换了一副面具突然谈起恋爱派送狗粮免费发糖,真是……会玩啊。”
  穆凉说,“阿柏说过,他们的事情,我们不要插手。”
  “真想八卦啊。”林景生说,“我刚刚看到阿柏脖子上全是吻痕,他们是兄妹没错吧,难道就我一人觉得很重口有悖伦理吗?”
  楚凛摸摸他的头,“宝贝,你不是一个人。”
  “滚,不要叫我宝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